霍詠強《休戰背後.圖窮匕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二十國集團峰會達成共識,美國同意明年暫緩提高關稅至 25%,「休戰」九十日。白宮形容會談高度成功;中方則表示願意根據國內市場需要從美國擴大進口,中國反應迅速,在過去一周,已經開始恢復進口美國的豬肉和石油。

表面上這個結果超出預期,特朗普在會談前指「非常不可能」放棄提高關稅;然而會議卻達成共識。但要說是峰迥路轉,那肯定更稱不上,美國中期選舉完結,以中美對抗營造的話題已經沒有多少價值,相反,經歷過 10 月美股暴跌及其他經濟數據明顯放緩後,延長貿易戰可能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害,關稅策略也就要走下台階了。

美國中期選舉前,白宮對中方千億採購計劃無動於衷,對開放市場承諾不作反應,又多次集中攻擊中國製造 2025 計劃,反映特朗普政府要求的不只是收窄貿易逆差,而是壓制中國的科技崛興。同時間,美國以違反對北韓及伊朗的禁令,先追殺中興,再要求加拿大政府拘禁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又號召盟友抵制華為,全面封殺中企進入歐美市場,美國真正目標,可謂圖窮匕現。

從長遠來看,美國忌憚中國的科技和軍事發展速度,中美關係好不到哪裡去,但同時雙方都擁有重創對手的殺手鐧,因此也「不能」壞到哪裡去。選舉完結,以中美對抗營造的話題失去直接價值,美國的確要重新審視關稅戰的影響,改為直接攻擊中國的製造業升級計劃。

當然,從特朗普的眼中,又是另一回事,對他來說,美國總統職務,和他過去演出的電視節目無異,能夠出風頭就是一百分。正如美國和北韓的關係,由幾近兵戎相見到特金會,只需幾個月,然而在舉世矚目的特金會後,中朝關係全無實質進展。特朗普需要的只是對他正面評價的「頭條新聞」,對什麼具體事務、長遠利益一點興趣都沒有,要的只是出風頭。

特朗普與習近平晚宴開始時,也就是說還沒有怎麼討論,就形容與習近平關係極好。然後再急不及待在社交網站貼文,強調他與習近平強大的個人關係,「只有兩個人,才可以將中美兩個偉大國家,在貿易和其他問題上,推動正面和大規模的改變」。他需要的,只是在感恩節和聖誕節之間,乘著假日,媒體上對他的正面報導,至於在談判桌上的對壘,中美雙方有沒有足夠的共識,能否在未來三個月內達成協議,他根本沒有興趣。

特朗普經常批評傳媒做假新聞,因為很在意主流傳媒的報導,以及對他的評論,其實並不在意新聞是真是假,他需要的只是贊美,在意的只是形象。美國竟會選出如此不堪的總統,可算是民主選舉的失敗!

會議之後,美國財長努欽表示,特朗普是談判的最終話事人,因為他要求必須能發布震動世界的協議。努欽稱美方首次獲得中方在關鍵問題上讓步的承諾,他卻從來沒有具體說明是什麼。當然,美國政策控制權從來不在總統或國會手上,無論是什麼鷹派或鴿派的幕僚,外交內政在軍金集團主導下,從不跑題!

對中國政府而言,最重視繼續保持穩定發展,反正當初加入世貿組織時,不少國內外專家都認為是中國製品的末日,但二十年後,大家都認為中國是全球化的得益者。同樣地,美國提出的問題如知識產權、技術轉移等問題,以往其實也是其他先進國家進入中國市場的一貫手法,例如對盜版「隻眼開、隻眼閉」,令產品在承擔能力有限的早期市場能夠快速普及;利用「技術作價」減低投資成本和風險,原來就由外資提出的。

至於中美關係長期反覆,也勢必成為常態。然而美國如果真以拘禁中企高層、抵制、封殺中國企業,從而打撃、壓制中國科技發展轉型升級,隨時弄巧反拙,逼使中國更快速地成長。製造貿易壁壘,會令中國和俄羅斯甚至歐盟加速合作,如果打撃失敗,更會滿盤皆輸!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