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靜《兩黨政治與民主的終結》

香港選民板塊其實自梁天琦豪奪六萬票、站出來大喊三分天下時,本土勢力發展成第三板塊已是既成事實,這方面筆者不想再花筆墨。現在最大的討論,應該是這個板塊的發展和未來。

觀乎政府近來的舉措:自「佔鐘」推翻現政府的群眾事件失敗之後,對意圖分裂國家的自決派窮追猛打,基本上已經杜絕了打正港獨綱領旗號的人的參與選舉資格,至於「紅線」劃到有多深多狠,會否趁勢制定相關的法例,現在暫時還未有結果,但應該不會手軟。因此這班本土派選民,很大機會會變成「無票可投」,就如所謂焦土派的情況。

這個情況下他們要參政的話,要麼像共產黨般變成地下組織搞政變革命,要麼如民進黨潛伏國民黨再反水,要麼像日本共產黨般放棄抵抗變成政治冷感。在香港,第一種可能性在中國國力持續增強、對香港的控制力持續增加的情況下基本沒戲;第二種可能性雖然存在,但要本土派忍辱負重,重投泛民,而須知現在支持本土派的人數眾多,經過泛民長期「屌票」所造成的裂縫難以磨滅,因此在本土派士氣和民氣未衰之際,中短期內基本上也是機率不大;而第三種可能性卻最有可能,甚麼可以說正在發生。

成熟的傳統兩黨制下,第三勢力很難在國家經濟良好、人民生活安定、社會保障制度仍能運作的情況下出頭。美國的茶黨、台灣的親民黨可見一班。正常經濟情況下,只會不斷出現雙政黨輪替,人民會忍受民主制度的效率低落,以及領導人的無能外行。在香港經濟平穩儲備充裕的現階段,理解民主本質的人民會愈來愈多,焦土派會不斷壯大,而建制和反對派會慢慢各自萎縮。所以除非出現大規模的經濟下行,影響到基礎民生,樓價大跌,否則香港政治變成日本化的可能性更大。投票率會持續下跌,年輕選民不再相信兩黨制民主選舉能改變現況,從而變得政治冷感,而選舉投票將變成長輩回味年輕火紅時代的紀念節日。

若果變成這種政治土壤的話,民族法西斯右翼主義將成為潛力最高的政治力量。一挨國家經濟衰退或戰爭失敗,現存的執政兩黨將失去最後的信任和合法性,找代罪羊的排外情緒配合積累日久的政治不滿,將如山洪暴發般透過民主選舉奪取權力,猶如一戰後內外交煎的德國,這個就是泛歷史民主循環的終結。

  • 陳思靜,香港政壇一匹狼,孤人單劍,浪蕩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