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na《何志平正死死盯著孟晚舟和劉強東》

中美貿易戰被指是針對「中國製造 2025」,就後者而言,筆者已指出它不是真正的科技國策而只是口號,不過西方有意壓制中國技術升級是顯然的。因此,當中國創科的代表 —— 京東的劉強東和華為的孟晚舟 —— 先後成為美國動手的對象,我們很難相信背後沒有一點國際政治的用心。哪怕再洗地說美國公務員有嚴謹的行政程序,但我們不能排除白宮的影響力,而誰都無法否認白宮深受美國財閥的影響,或毋寧說屈指可數的政治世家本就與資本媾合多時。

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在加拿大被當局「代表美國政府」暫時扣留。加拿大當地時間周五的保釋聽證會會決定她的命運。這時候,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批評加國逮捕一個「無違反任何美加法律」的中國公民,嚴重侵犯人權云云。

筆者大感錯愕,外交官員為什麼說出這種武斷的話,讓自己隨時陷入被動局面?較早前在瑞典酒店事件中、在央視記者孔琳琳被英國拘捕過程中,這種武斷已經觸礁了,隨著深入報導,一步步讓人看到是中國旅客巨嬰在先,是中國記者撒賴在先。同樣地,京東在劉強東被拘之後斷言「經當地警方調查未發現有任何不當行爲」,不只被事實打臉,還被投資者指控誤導而興訟索償。要知道孟晚舟這件事很可能是政治操作,北京不知下一步對手的棋、不知對手手上有什麼籌碼就斬釘截鐵說她沒有犯罪,若果美國來一齣「罪證確鑿」,中國就一點都沒有迴旋餘地,只能厚著臉皮否認到底,難再有理有節。

在值得稱讚的利比亞撤僑之後,急於建立公信力的政府緊緊把握「保護海外公民」的主旋律。這是最能迴避國內問題、使注意力一致對外、劃分敵我的宣傳方向。從《湄公河行動》到《戰狼》到《紅海行動》都複述這一旋律,結果民粹反過來逼使政府必須無條件為中國公民任何行為背書。這是題外話了。

那麼中國應該如何應對?在美國進一步公開「罪證」以構成事實前,中國應該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拘捕美國在華人士。首先外交講求對等,來而不往非禮也,當年在板門店,中美為了桌上國旗的高度都爭個沒完沒了,國格一失就是認栽,對方只會步步進逼。另一方面,我把對方公民捏在手上,也是一種最好的保護我方公民的方式,讓對方知難而退,避免事態發展至雙方都無法下台的地步。

不過北京要注意的是,應該對企業主下手而不是一般員工,不能像過去一樣以「間諜罪」等理由對一般百姓和學者開刀,否則國際輿論就夠受的,反之,商人與政治千絲萬縷,總能找到合法理由,而商人卷入政治風波也沒有什麼像「言論自由」同等的開脫理由。這就好像香港的何志平,大家心知肚明幕後的政商手腕是什麼回事,只能嘆對方出爾反爾;但若拘捕的是一個香港的 —— 比方說 —— 無國界醫生,輿論就完全不一樣。

只是,中國舉行「進博會」希望吸引貿易伙伴,有求於人,這時候就很難對商人進行政治操作了。華盛頓則不怕,相信自己有底氣,也確實表明不想繼續依賴中國製造,這才發動貿易戰,還明刀明槍捉拿你的人,以前就有多位中國留學生被美國開刀甚至「被消失」。無可否認,主動權在美國手上。

更甚的是,美國一旦真的拿住孟晚舟,她就是人質,北京會否為了一人的安危而改變整個國策,陷中國十三億人於更加嚴峻的局面?筆者並不是主張無視孟晚舟的安危,保護海外公民是政府應有之義,筆者也不相信堂堂中國必須讓人犧牲才邁得出發展的步伐,但主動權在美國手上,比方說,若以此要脅要中國對美國的出口中門大開,坐視民族國產企業倒閉,重演國民黨三十年代的故事,使中國倒退回九十年代,我們如何取捨?美國肯定不會公開提條件的,免得中國有理由「同仇敵愾」,華府只會和北京密談,給北京、或給背後向北京施壓的人以瞞天過海的錯誤希望,誘北京接受一個顯然過高的價碼,然後得手之後賣個消息給媒體。

劉强東涉嫌強奸留學生也是如此,若他被美國起訴,中國固然沒責任移交美國的疑犯,不過中國的檢察機關似乎有責任調查起訴他。美國的調查資料對中國來說是犯罪事實存在的强烈嫌疑,效果等同受害者報案一樣,哪怕當初報案對象是美國,但現在中國也知悉了。當受害人、嫌疑人是中國藉,嫌疑人又在中國實際控制下,檢察機關就應該負檢察的責任。如果我是美國,肯定等他離開美國、確定他一段時間留在中國,才正式起訴。若他碰巧在第三國而遭我引渡,政治效果也不過中國出了一個土豪劣紳;他在中國,人民這就會盯著政府會不會伸張正義,抑或又是「西方亡我之心不死」而給他開脫。

孟晚舟和劉強東被整,打擊不了中國科研的,即便企業受嚇再不敢替國家辦事,國家也還有其他辦法,自主研發能力雖在改革開放以來被冷落,但畢竟整套硬件還在,只有肯勒褲頭投資,也可望急起直追。關鍵是人心,苦日子已經逼在眉睫,人民只有團結、犧牲才能渡過,而北京面對孟晚舟和劉強東背後的資本既得利益,到底站在哪邊,將影響歷史的方向。我相信何志平面臨自己在獄中渡過餘生的命運時,眼睛一定死死盯著天安門的方向,同樣的眼睛還有十三億雙。

  • Omena,少年中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