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下年,大部份網上廣告都會自動化》

Media buying,即一路以來負責在報紙、雜誌、電台、電視上刊登、廣播的工序,在數碼時代當然包括了在網上媒體賣廣告。過往五到十年,數碼上的 Media buying 算是一個 Stream 的專業:在哪裡賣、賣多少次、賣哪個版位、創作形式、關鍵字、多少錢等等,既要識人,又要識計數,又要識 Creative,可謂三頭六臂。隨著有新媒體,新玩法,就要與時並進。

不過近年講 Programmatic,數碼媒體廣告按照編程自動進行交易,自動化也。有指到 2019 年,65% 的數碼媒體 buying 將是程序化的。儘管可能包括廣告欺詐,而安全和透明度以及 GDPR 的阻力等問題持續存在擔憂。

65% 代表甚麼?據業內 Zenith 的預測,預計明年廣告客戶將以編程方式支出 840 億美元,高於 2018 年的約 700 億美元。現在在美國,最大的程序化消費者就是媒體,更驚動了聯邦調查局,冇錯,係 FBI。僅在今年,品牌及其代理商在自動廣告上花費了 406 億美元 - 佔總數的 58%。

中國相對而言,規模位居第二,但預計今年完結之前,支出將達到 79 億美元。其後的有英國(相對較小的市場)將在今年底花費 56 億美元,排在第三位。由於美國、加拿大這裡的 Programmatic 發展快,北美是最受歡迎的程序化地區,今年美國以編程方式交易的數量佔全部交易數字的 83%,加拿大則有82%,英國有 76%,丹麥有 75%。

網上內容中,所有形式的付費廣告,包括短片和社交媒體(不計搜索和分類廣告等),將會越來越少人手操作,並由電腦實時、越來越精準的去做 Targeting。兩大消費者龍頭,聯合利華和寶潔,一直致力於在 Instagram 和 YouTube 等用 Algorithm 做 Media Buying,並靠電腦去避開假冒、詐騙。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