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阿爺趕絕自決派.有贏無輸》

朱凱迪連村代表都不能選,一點也不奇怪。就選舉主任的標準而言,其實並沒有不清晰,那就是要擁護《基本法》,《基本法》第一條就是香港是中國一部分。而所謂「自決」,其實只是因為「港獨」被打壓,所以某些人玩的語言偽術而已,這一點大家心照。「擁護」是高標準、高要求的,一個人如果堅持不說「反對搞港獨」,這個人算不算「擁護香港是中國一部分」?打個比喻,如果一個人說「愛你」,但當你被侮辱的時候,他卻說「維護侮辱你的人的言論自由,不會反對這種侮辱你的行為。」你覺得這個人「愛你」嗎?因此朱凱迪所言是倒黑為白,就是要爭取在香港通過口是心非來搞港獨的空間。一句講曬,其實你內心是反的,擺到明係玩野。

中央傳遞的信息一直非常明確:絕對不容許借港獨來玩野。你要做反對派,可以;你反填海、反「一地兩檢」、反粵港澳大灣區,無問題,有空間給你去做反對派,當然是否能成功「阻住地球轉」就要睇你本事。但「一國」原則,香港是中國一部分,想在這個問題上玩野進入建制架構,絕對此路不通。

這對泛民是一個大難題。因為傳統泛民是支持一國的反對派,但年輕的少壯派多數走上了港獨這條路。以後的選舉,泛民出什麼人參選?港獨派、自決派,一定在選舉提名階段被 DQ,你要嘈就在外面嘈;老一代的傳統反對派,年輕人會支持嗎?剛剛完的九龍西補選,李卓人慘敗已經是一個答案。換句話說,泛民等於被迫青黃不接,兩代人被中間砍斷。如此一來,勢必刺激一些在主權問題上不主張分裂的泛民人士企出來參選,因為明知道你港獨自決派不能入閘。

經過兩次立法會補選,似乎這樣做是有贏無輸。將泛民分開為「反對派」和「港獨自決派」兩個陣型,後者堅決一個都不放,看你怎麼辦?「港獨自決派」投降轉型做「反對派」?你豈不是丟失基本盤,還有戲唱嗎?再說傳統「反對派」都不會給你機會。大不了,這班「港獨自決派」又再去搞場外抗爭?但經過佔中、旺暴之後,搞事之人現在一樣逐漸被繩之以法,這些雞蛋撞高墻的抗爭,你可以搞幾多次。

最重要的是,站在中央的角度,類似的抗爭主要只是傷害香港,對整個中央政府的管治不能動之分毫,又何懼哉?

或許有人擔心,如此一來會引起民意反彈,下次選舉,泛民會贏。但只要在選舉提名上嚴格把關,縱使贏,贏的都是「反對派」,站在中央角度,總比「港獨自決派」好接受得多。因此我說站在中央角度,這場仗是有贏無輸。

最後,選民是善忘的、現實的,那些打雞血的極端口號,只是選前喊一喊,有幾個人會願意為之付出代價呢?因此,關鍵還是特區政府能否在經濟、民生問題上搞得更好。廣大市民的訴求,我還是那一句:有希望比有民主更重要。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