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朱凱廸映照 DQ 新常態》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報名參選村代表選舉被 DQ,牽動新一輪 DQ 風暴。「不反對他人主張港獨」成為「隱晦地確定了他支持獨立是香港人的一個選項」,亦即是他不擁護《基本法》的理據,選舉主任由此裁定其提名無效。村代表事小,立法會議席事大,同一 DQ 理由,正是褫奪朱凱廸立法會議席的最大武器。目前事態可循兩種進路發展:

一、由建制派議員根據《基本法》第 79 條對朱提出譴責動議,指朱違反誓詞。譴責動議若獲三分之二在席議員支持,立法會主席便會宣布他喪失議員資格。以現時立法會有六十九名議員計算,最少要有四十六名議員支持才可通過動議,但建制派目前只佔四十三席。再者,本屆立法會只餘下不足二年任期,是否值得大動干戈,有待建制派判斷。

二、建制派及政府按兵不動,容許朱「苟延殘存」,但他無緣再逐 2020 年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或是其他各級選舉,已成定局。

 

政府 DQ 再無顧忌,成為新常態

從阻止參選人入閘(陳浩天、梁天琦、中出羊子、楊繼繩、周庭、劉小麗等),到當選後 DQ 其議席(梁頌恆、游蕙禎、梁國雄、姚松炎),到今次的主角朱凱廸,政府在短短兩年多時間內已經阻截至少十一人參選或當選。這充份顯示,政府以法律作權柄,手起刀落作政治審查,已是一往無前,再無意欲猶抱琵琶半掩面,意味 DQ 已成為香港選舉政治的新常態 —— 誰人觸及移動的紅線,誰都可以被砍掉,再無顧忌。

 

自決派的議會路快到終站,只能重歸街頭政治

即使是按上述相對和平的第二種場景走下去,都意味著,在 2014 年佔領行動後冒起的傘後團體、自決思潮、以至所謂「進步民主派」,議會之路已幾乎走到盡頭,在明年的區議會選舉、後年的立法會選舉,必將發生更多 DQ 裁決,更極大可能是在入閘階段已全面封殺。這些激進力量大概只能重歸街頭政治、社會運動,而無緣再享用制度內的資源、話語權及政治頭銜。

 

高危一族隨時被算賬

除了已被封死後路的「香港眾志」、已土崩瓦解的「本土民主前線」、已被定性為非法社團的「香港民族黨」及已刀懸項上的朱凱廸,目前尚在議會中而最高危的應當是毛孟靜、范國威、區諾軒、陳志全,他們均曾發表過不同程度的傾向自決派或同情自決派言論,或與自決派有較緊密連繫(例如區諾軒以「香港眾志」周庭的 Plan B 身份參選)。

整個非建制陣營可謂如履薄冰,今昔的任何言論、聯署或其他政治姿態,他日都可以成為被 DQ 的理據。舉例說,民主派在星期一(12 月 3 日)發表聯合聲明及召開記者會,為朱凱廸說項,譴責選舉主任的決定,理論上皆可視為「隱晦地支持港獨」的「證據」,有朝一天被翻出來秋後算賬。這條不知何時飄移的紅線,將成為纏擾他們不休的緊箍咒。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