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泛民欲殺長毛.新人披甲上陣新界東》

政治的本質就是鬥爭,每一個動作和新聞都可能是鬥爭的結果,例如剛過去的補選,建制派贏了泛民輸了,這是小學程度的了解,了解得更深入一點可能會記得,有馮檢基走出來嘗試拯救走到末路的政治生涯,再深入一點的會記起,九龍西地區票數的分佈,知道李卓人這次的失敗是拯救了民主黨和公民黨 2020 年的立法會選舉,而建制當中,又有一個現任的議員將要在下屆被淘汰。一切都是利益和計算。

有趣的是,敗陣後,民主派並沒有立刻重整旗鼓劍指新界東的補選,反而產生了一個輕微的內鬥。梁國雄在敗選過後記者會上拒絕認錯,社民連的陶君行在網台公然挑釁杜汶澤,然後公民黨的余若薇女士在網台節目上第一次說出了擔心梁國雄參與新界東補選有機會敗陣。

事實上長毛有機會輸嗎?泛民主派在新界東有近 200,000 票,基本上是穩立於不敗之地,再優秀的年青勢力,例如梁天琦都只拿了約 60,000 票。任何一個泛民都不見得會失敗。這當中當然包括長毛梁國雄。他好歹也是新界東地區的前票皇,地區實力絕不遜於公民黨。他能這麼囂張,是因為知道自己勝券在握。

但當他在記者會拒絕認錯的時候,泛民主派的眼神就變了。他在網上公開辱罵本土派的言論被當成犯罪證據,在泛民主派急需和本土派尋求和解的時候,再沒有比這個頑固的老骨頭更大的問題。可憐的長毛梁國雄,幾經辛苦從激進的標籤被歸類入泛民當中,現在又被泛民所拒絕。

聽聞如若長毛不幸再被取消資格,他所屬意的 Plan B 正是近來動作多多的社民連新力軍陳皓桓,但這場泛民和社民連之間角力會如何,會持續多久,依然是未知之數,若然社民連繼續處於下風,臨時變陣 Plan B 變 Plan A 亦非不可能。

陳皓桓曾經在光復行動過後表態反對本土派的行徑,後來加入社民連,據圈中人所述,他成為黃浩銘身邊的「頭馬」,在 2016 年立法會選舉時出心出力,後來一躍而上成為社民連的行委,知名度遠勝其他資深成員。在社民連另外兩把主要交椅黃浩銘和吳文遠都有官司在身的情況下,他是社民連唯一能夠參與新界東補選的成員。

現時社民連的社交媒體開設了他的個人專頁,在九龍西補選當中,他亦多次與李卓人及劉小麗合照,其曝光程度越來越高。原本有傳他將會參選黃浩銘原來的區議會選區,但在泛民嘗試夾殺長毛的情況下,推一個年輕生力軍出來也許是社民連明哲保身的最佳計劃。未來的發展,讓我們拭目以待。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