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港人政治冷感放棄民主.得益者誰?》

立法會補選,民主派老將李卓人戰敗,讓毫無政績的陳凱欣當選。各方估算當中,最致命的原因在於年輕選民沒有投票。若把近年坊間不少論述整合一下的話,不難感受到年青人對制度的沮喪。

由「垃圾會」到「焦土論」,都似有人有意無意間形成一股印象,就是想市民對現有的選舉及政治制度缺乏信心,增加無力感,進而變成政治冷感。如果推進下去,有心人不只要泛民輸「一場選舉」,而是要讓選民背棄民主救港的理念。

年輕人對制度失望不是一時三刻的事。根據《線報》報導,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分析立法會 3 月補選結果,發現 3 月補選的十八至三十九歲年輕人的投票率由 2016 年換屆選舉的 58% 下跌至 36%,共失去 22%。相比其他階層,中年人下跌 12%,老年人則下跌 9%。由於年輕人以往投票給泛民和建制的比例是八比二,如今他們投票率下跌 22%,所以泛民在補選中流失大量選票,以致敗選。

年輕人背棄泛民主派,分水嶺在於佔中事件。即便是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都承認,佔中啟動後不久已經與學生領袖出現分歧。到後來的拆大台,更出現人人都是領袖的亂象。老一輩的社運搞手與年輕一輩的矛盾被某些政治領袖刻意放大。

有人開始提出,老一輩泛民在民主路上爭取多年毫無建樹,應退下來。老泛民被打成戀棧權位之輩。再有聲音傳出,年青參政者某某人是鬼,只求搞破壞。雙方又來一場捉鬼大撕殺,雙方心結已經無發癒合,泛民選民最後四分五裂。

於是泛民支持者發現,選極都輸給配票機器,一次,兩次,三次都是輸。慢慢就會覺得,出不出來投票結果都一樣,泛民自然就跌入敗選螺旋。

再配以建制派佔多數的立法會,「廢柴論」將更加廣傳。選民會發現每次聽從泛民喊完「守住 XX 一席」、「保住港人 XX 權利」而投票後,立法會都不能起到監督作用。高鐵繼續超支,立法會繼續放棄調查沙中線工程問題… 泛民每次都是「最黑暗一天」然後離場,再在會議廳外批評建制派議員在議會佔多數云云。一次,兩次,三次,泛民選舉時的催票能力亦會自然減少,選民會自動放棄投票。

在現有制度下「民主」沒有為香港解決問題,只是帶來口號、紛爭、以及選舉的挫敗感。當選民對整個選舉、甚至政治制度失去信心,建制派或者行政機關自然成為最大得益者,就如殖民地港英政府鎮壓下的七十、八十年代,港人面對「鳥籠民主」慢慢變成政治冷感,只關注自身自由和經濟利益,而不太在意民主權利的伸張。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