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淵滄《六四黃金比例不是失去》

開始的時候,香港所有反中共、反特區政府的政治人物都自稱民主派。當然,民主派中也有自願加入臨時立法會的民協馮檢基。在其他民主派人的眼中,馮檢基及民協是政治投機份子。慢慢地,有人開始認識到,在比例代表制下,低至 5% 的選票已經可以送自己進入立法會,因此,開始出現一些行動、言論極端的政治人物。

民主派分裂了,分成溫和派和極端派,因此「民主派」改名為「泛民主派」。泛民主派的政黨越來越多,各有不同的政治光譜及支持者,社民連、人民力量、工黨、街工、前線…… 其中不乏一人政黨,也就是說黨是一個人創立的,也只靠這個人打天下,進入立法會,幾乎是一人養全黨。

佔中事件發生後,更湧現一批年齡很輕的政治素人,也出現了港獨派、香港自決派、本土派、中學生派…… 未成年的政治人物浮現於政治舞台。在這群年青人及其支持者眼中,泛民主派已經是一堆吃老本的過氣人物,更何況,民主黨出了兩位局長,公民黨出了一位行政會議成員,那是叛黨行為。於是,反中共、反特區政府的力量又從「泛民主派」改名為「非建制派」。建制派就是支持中共、支持特區政府的力量。

非建制派山頭林立,各有支持者。在立法會全面改選時,所有的力量盡出,各自號召自己的支持者出來投票。但是補選的時候,絕對沒有任何一名非建制派有能力號召所有的非建制派選民出來投票支持自己。

偏偏有人至今仍不明白,民主派、泛民主派只是非建制派的其中一員。六四黃金比例不是失去,而是,只有當所有不同光譜的非建制派傾巢而出時才會出現。

  • 曾淵滄,曼徹斯特大學管理科學博士,曾任教香港城市大學,中原城市指數創始人之一,著作計五十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