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民進黨大敗誰之過?下》

前文:《民進黨大敗誰之過?上》


九合一大選民進黨大敗,令民進黨的執政縣市大幅倒退,到底誰是戰犯?上回談了立委段宜康、民進黨新潮流系,今回我們再談談。

首先是民進黨中央的選舉策略失當,我以宜蘭縣作為例子。宜蘭縣去年一年換了三個縣長,新系推薦陳金德以「政治人」的身份加縣政資源培養聲望以轉戰正式縣長,誰知陳金德一上任就牽涉到農舍風波,自己罰自己,而且陳金德的民調亦落後於林姿妙,結果陳金德沒有報名初選,而期待自己被黨中央徵召。立委陳歐珀最後勝出初選,不過陳金德與陳歐珀的心結未解,使陳歐珀陷於苦戰之中。

在這裡我談兩件事,首先是民進黨中央為陳歐珀做的民調,在 10 月開始發覺林姿妙的民調下降,而第三位候選人林信華的民調上升,到選前封關時做的民調則發覺林姿妙的民調下降至些微落後陳歐珀,兩人的民調都是兩成多,而林信華則突破一成。林信華是甚麼人呢?他原是國民黨籍,亦是宜蘭縣的副縣長。民進黨中央與陳歐珀總部解讀成「林姿妙的支持者不滿,改支持林信華」。筆者聽到此民調半信半疑,因為這樣的民調趨勢不太可能,當然選舉結果出爐,林信華的確有一成左右,但林姿妙仍然以兩萬多票之差打敗陳歐珀。國民黨在宜蘭縣議會的議席躍進,宜蘭縣十二個鄉鎮市,席次原是五藍六綠一無黨,結果變成八藍三綠一無黨。選舉結果顯示實際上的趨勢明顯是林姿妙與國民黨領先,做出如此離譜的民調,民進黨中央責無旁貸。

另一件事是在 10 月,有媒體報導林姿妙的兒女在宜蘭投資的益興礦業,曾因違反《森林法》、《水土保持法》遭到裁罰,民進黨立委開記者會指控林姿妙兒女所開的礦業公司涉嫌違法開採。林姿妙總部回應其兒女只是單純投資,沒參與經營。11 月 1 日,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到宜蘭會勘礦場,到場委員包括民進黨籍召委蘇震清、立委高志鵬、陳曼麗、國民黨籍陳超明、孔文吉、廖國棟等人,民進黨宜蘭縣長候選人陳歐珀也一起上山。綠營立委質疑,礦場依舊沒有做好水土保持,要做好相關措施,否則應立即停工;藍營立委指這根本是政治操作。經濟部礦務局表示,「就益興礦業的開採行為來看,是合法的,一切均合乎規定、也合乎安全規定」。陳歐珀陣營回應,因是在地立委,接獲通知才一起上山了解。筆者聽到後覺得簡直不可思議,因為陳歐珀是林姿妙的競爭對手,不應該在場,因為選舉打手應由其他人做,候選人本人不應該親自落場,因為這樣會扣分。經了解後,發覺是民進黨中央的安排,陳歐珀只是聽取指示出現。

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由選舉開始到投票前,幾乎天天在亂講話。他對選情評估的講話,現在看來是出現嚴重落差,例如洪耀福以「蛋塔現象」形容「韓流」,他認為無料就是無料,講得越多馬腳就露得越多,他亦曾講過民進黨不會去壓制韓流,鼓勵韓國瑜繼續講,讓韓國瑜越囂張越好,講越多越好,假的東西越講就會自爆,網路會把真實狀況弄出來,他相信高雄人很有智慧等。

民進黨敗選的戰犯,還有數不盡的豬隊友。選前的「豐年社事件」,顯示民進黨在雲林的選情艱困,亦導致筆者以前所講「中間選民倒向張麗善」的情況。豐年社是農委會下的財團法人,最近為雲林斗南農會出書,講述農會轉型發展史,並舉行新書發表會。由於斗南農會總幹事張有擇以國民黨獲提名人身份參與斗南鎮長選舉,農委會高層質疑豐年社變相為其助選,由身兼豐年社董事長的農委會副主委李退之出面要求豐年社社長汪文豪辭職。

根據流出的錄音檔中,李退之說「雲林選情很危險,加上他(張有擇)整個造勢活動,跟韓國瑜、張麗善配合在一起,那在外界看起來豐年社幫他辦活動,又變成整個國民黨選舉活動的一環」、「希望你今天至少提一個象徵性的辭呈,但是這個辭呈我會 Hold 住」、「我要對主委跟地方人士有一些回應跟交代,這樣你應該可以理解」云云。張有擇的回應是,因為明年是斗南鎮農會的一百周年慶,年初委託豐年社出書,希望為百年歷史留下珍貴的紀錄,為了避免與選舉沾上邊,新書發表會刻意避開不在斗南舉辦,他對汪文豪「被請辭」感到非常內疚。當然選舉結果張有擇以不到一千票的差距落敗,而民進黨的候選人亦以約二千票的差距在張有擇之後。

李退之原本是第一二屆大台南市議員,後來北上中央出任農委會副主委。李退之這樣講,加上選舉結果,民進黨的確在雲林選情艱困,而斗南鎮亦大幅落後。不過張有擇已經避開不在斗南鎮舉行新書發佈,顯示這次不是助選活動,但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卻敏感地質疑豐年社變相助選,但林聰賢曾任兩屆宜蘭縣長,政治觸角敏銳,但對地方農民的不滿卻察覺不到,令民進黨在農業縣市大敗。

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慘敗,不單是韓流的興起,民進黨內外一大堆戰犯倒行逆施,評斷錯誤,才造成今次慘敗結果。民進黨要檢討的話,上上下下都要檢討,但賴清德、陳菊等人仍老神在在,下面的官員斷尾求生,以求撇清責任。這樣下去恐怕民進黨在 2020 真的要結束執政了。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