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仲咬馮檢基?不悶嗎?》

今次九西補選,劉信本來不想多談,因為自泛民出現狗咬狗骨的一刻起,代表建制派出戰的陳凱欣獲勝,已是毫無懸念。至於李卓人敗選之後賴天賴地,泛民會找馮檢基做代罪羔羊,也是意料中事。唯一估不到的是,今次李卓人和馮檢基兩人的票加起來,都要少過陳凱欣,搞到他們想話基哥「鎅票」都唔得。

既然「鎅票」論講唔通,某些打扮成建制派的人,想攻擊馮檢基,便只能用回老套路,話他「戀棧權位」、「不肯完全退出政壇」,又說他當日若不參選,便可「為自己戴上更光的光環」,成為「受市民尊敬的政壇長老」。究竟一個筆桿子,憑什麼代表全體市民發言,然後教馮檢基點做,才會受市民尊敬呢?劉信不知道。畢竟,以為自己代表民意,是泛民中人的通病,即使僭伏在建制內,壞習慣也是不能改掉。

比較好笑的是,是有人竟然話馮檢基「戀棧權位」。馮檢基現在有議席不?沒有。既然沒議席,馮檢基又有什麼權位可以戀棧?如果你要攻擊馮檢基唔選又選,你可以話佢反口覆舌,乃至可以執泛民的口水尾,話佢「永續參選」,但是你不能話對方「戀棧權位」,因為基哥無位可以戀棧。事實再次證明,現在的所謂政論界,有些人根本是中文不及格。

至於話馮檢基年紀已大,卻不肯完全退出政壇,讓年青人上位,本身又是香港特有的畸形現象。在外國,不少年紀大的政壇人物,照舊繼續從政參政,便從沒人說三道四。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例,他現時七十二歲,比馮檢基大六歲,有人拿他年紀大說事嘛?只要符合選舉法規定,一個人想不想參選,明明是他的自由,贏不贏得到則看有幾多選民支持。用對方年齡做文章,本身便是年齡歧視。

還有,所謂阻住年青人上位,又是十分可笑。議席不是私產,是要選舉產生的,既然不能轉讓,你如有料的話,哪用什麼人扶植?只要你參選有機會贏的話,你要上位要參選,誰能擋得住你?馮檢基又不是選舉主任,他不能 DQ 任何人,他可以參選你也可以,贏不贏到全靠實力。自己上不到位,就是你無料到,怪人不退讓給你,不過是諉過於人而已!

最後但不得不說,泛民不搞初選搞欽點,馮檢基點鬧都唔聽勸,才會逼到基哥今次跑去參選的成因。可以說,馮檢基今次的行為,更像是一種死諫,透過攬炒逼泛民反省自己的欽點行為。有些人卻蓄意避而不談,而要把人家參選的成因,說成是什麼「戀棧權位」。可見有些人,為了幫泛民抹屁股,不惜老屈基哥,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事實上,泛民自己做錯,卻去找基哥做替死鬼,已經不是一次。好像二零一六立法會大選,李卓人首次落敗,明明是比例代表制,他們也夠膽死屈基哥「鎅票」。到了上次 311 補選,為了阻止基哥成為 Plan B,泛民又瘋狂亂咬,直到姚松炎最終落敗,他們檢討時才發現,瘋狂攻擊基哥的行為,引起了支持者反感。到了今次,則把基哥不滿泛民搞欽點而出選的行為,包裝成「戀棧權位」。可見泛民中人,真是狗改不了食屎。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