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民進黨大敗誰之過?上》

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敗,令民進黨的執政縣市大幅倒退,除了綠大於藍的地方,也還只有執政堅實的桃園、基隆及新竹市保留下來。很多五五波的戰區,一開票就慘敗。輸得那麼慘,到底是誰的責任?本篇開始與大家分析一下。

首先要負責的第一位「戰犯」,非立委段宜康莫屬。韓國瑜之所以從一個賣菜總經理,被迫變成地方主委到高雄發展深耕,段宜康出了不少力。

話說韓國瑜當初不連任立委後,淡出政壇已十多年,後來因為雲林張家的推薦擔任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民進黨執政後,有意安排中央黨部秘書處主任蔣玉麟出任,而與蔣同屬新潮流系的段宜康,利用菜價高漲的機會痛批韓國瑜,指責北農掌握菜價平台是最大菜蟲。未幾,台北市議會質詢韓國瑜,本來北農總經理依法是不須要到議會接受質詢的(其後任吳音寧搬出相關法規作擋箭牌拒絕質詢,台北市政府與中央的農委會對之無可奈何),但韓國瑜偏向虎山行,才造成引起「韓流」的根源「韓國瑜大戰王世堅」影片的誕生。

韓國瑜最後在壓力下被迫下台,但由於北農股份是由台北市政府、中央農委會、以及親張家的農會三方持有,蔣玉麟還是被拒出任,在協商後才改成農運出身的國策顧問吳晟之女吳音寧接任。由於四十多歲的吳音寧像宅女一樣不擅辭令,而且只是宅在辦公室著重於體制改革,一反韓國瑜要令農民賺錢的風氣,令農民大為不滿,加上吳在公眾的形象為「年薪二百五十萬的高級實習生」,年輕人同樣大為不滿。後來據傳因為陳菊一句要保吳音寧,結果整個民進黨上下都為吳音寧講說話,讚揚吳音寧改革的貢獻等,但無視了農民的苦況,一位農民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韓國瑜當北農總經理時有下鄉,所以見過他,但只在電視上見過吳音寧。柯文哲也在選舉後期講過,如果當初民進黨沒有迫韓國瑜下台,就不會有今日這個局面。

本來我想先講其他事件,不過看見新聞中段宜康在立委質詢時拍桌子大罵賴清德的團隊,不得不談段宜康這種不求諸己、反求諸人的不負責任態度。當然段宜康作為不分區立委,黨所交付的任務他要全力推行,例如年金改革他出面大罵反對年金改革的軍人,稱之為「貪婪、貪得無厭」等。

第二個「戰犯」當然非民進黨新潮流系莫屬,新潮流系自民進黨重新執政以後,一直佔據著重要位置,2014 年民進黨大勝的四都市長中,台南賴清德、高雄陳菊與桃園鄭文燦,都屬於新系。高雄陳其邁選得那麼辛苦,其實正是初選派系撕殺太過激烈,令傷痕未解。我們也講過陳菊與新系本希望劉世芳接棒,但劉世芳的民調長期落後,陳菊出了一本「花媽心內話」大爆內幕,引來派系矛盾,結果令劉世芳被迫退選,於是陳其邁勝出初選。陳菊陣營最初「放軟手腳」,但「韓流」在 8 月雨災以後崛起,陳菊陣營發覺時才急於整合助選,結果為時已晚。

去年宜蘭一年換了三個縣長,亦是新系搞事所致。原本林聰賢到中央當官,由指定人士代理到任滿,一般都不會換人。後來民進黨中央發覺所有人的民調都不及國民黨的羅東鎮長林姿妙,有傳陳菊之弟向民進黨中央推薦,由去年因停電風波被迫下台的新系陳金德出任宜蘭代理縣長,然後再參選縣長。結果真的成事,不過陳金德不願意參與初選,只願意接受徵召。結果由立委陳歐珀勝出初選。在這大半年的時間,陳金德不但沒有保持低調,反而幫陳歐珀拆台,例如任由天主教破壞蘭嶼天主堂,近幾個月為了強取興中國中校舍來撥給慈心華德福私立學校使用,將「管理機關」由興中國中改成宜蘭縣政府,甚至懲處興中國中的校長,引起當地四大教育團體聯名痛批「倒行逆施」等。

陳菊當然須負責任。說起陳菊,當日就不應該提早北上出任總統府秘書長。8 月雨災高雄出現了五千多個坑洞,高雄市府無法處理妥善,可見陳菊這十二年以來都是做形象工程多。韓國瑜主打的「北漂」青年其實存在,而且數量不少,但陳菊所遺下的高雄市政府卻企圖拿數據指北漂人數根本不多。陳菊系統在陳其邁出線後放軟手腳,在「韓流」爆發後,陳菊親自坐鎮高雄帶著陳其邁四處站台輔選,也是為時已晚。四年前大贏楊秋興一倍選票的陳菊,面對民進黨在高雄大敗,輸了市長,市議會也讓國民黨贏得一半席位,陳菊心裡肯定非常痛心。

由於篇幅所限,下回我們再談。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