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和《金融界精英怎看選舉?》

這星期都比較忙,要到台北和首爾見客戶。上星期即日往返台北,難得感受到一點市長選舉的氣氛。回到香港與幾個業界老友交流,倒發現他們不怎麼關心九龍西的補選。我也不覺得奇怪,大家香港人都是為兩餐奔走,有時看到候選人不能代表自己,也就懶得投票。累到不行,又要坐上飛機到首爾,一落機,看到李卓人敗選後在 Facebook 說:「我們可以失望但不能放棄。大家要反思為何投票率低,未來如何翻盤。反思過程中,怪責別人已沒有意義,倒不如發揮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如果他和團隊一早知道這樣做,集中努力開拓新票源,不論馮檢基拿多少票,他都可以贏陳凱欣。

整個選舉過程,不見到李卓人有找本土派的代表談過什麼,鄺醫生的四五千個選民他不接觸,游小姐的兩萬票他也不太重視,怎麼連姚教授的票都好像沒放在眼裡。說實話,拿到九萬多票比預期中多了。

有些朋友問,何解你們金融人總是那麼保守,總會傾向建制。我都會回應,真的看你們在說哪類金融人士,當媒體都以金融才俊泛指所有業界人士,一定程度上混淆了那些大學沒有畢業就去炒賣倫敦金的小伙子與在 IFC 上班的投資銀行家。

平日在工作環境和下班喝東西時,通常會有三類不同的金融界精英。一、銀行高管,手持幾個物業,英國、泰國、台灣、新加坡都有點投資,戶口存款三百萬美金以上。二、住在奧運站和新發展區的中層管理人員。他們一般可以負擔自住的首期,月供三萬沒問題,有一架不錯的車,一年去幾次旅行。三、畢業幾年主修金融的年輕人,剛投進職場不久,努力上位中。

在這些人裡面,第二類大多會選擇泛民。第一類和第三類則會大部分時間投建制,偶爾會投白票,在大是大非時才會投泛民。

第二類人士,一般他們不會親自出動做義工拉票或在 Facebook 鼓勵人投票,但是看到一幫動員力強、懂得辯論的代議士,他們樂意支持,給他們一票。最重要是給人知道他們的政治立場,以捍衛自由民主等價值觀為榮。不用加班時,他們不介意參與一下遊行,也會不記名參與聯署。

第三類人士,本來他們年輕,按道理應該是非建制吸納的對象,但問題出現在職業結構,讓他們日常接觸的都是頂級的有錢人、內地企業代表等。他們發現,靠近建制仕途明顯好些。有時候看見畢業同學沒什麼料子,怎麼可以撈到上市公司主席助理的位置,心有不甘,自然慢慢靠攏建制,與其說抱有一樣的意識形態,不如說是利字當頭,一同參與這個權力和金錢的遊戲。

金融精英各有所好,在一定程度上是第一類人士,最有錢的一層牢牢地掌握了建制派。他們懂得與中方官員交流,廣結人脈,也是不少政黨的金主。表面上,香港有投票權,立法會地方選區也是自由民主的體現,但是泛民出不了一個代表金融界的人,也沒有任何右派的經濟論述,金融界精英只好投給能夠保持香港中短期繁榮穩定的建制派。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住在九龍站的人會傾向投給陳凱欣,而收入差一點的中產,會投給李卓人。身處首爾,頂著八度的天氣,頭腦清醒,比較期待明年的補選,看看經濟左翼的梁國雄今次會是險勝還是高票落選。

  • 梁和,美資金融公司資訊科技總監,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十年,遊走歐美、澳洲和東南亞為金融界客戶提供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