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煌《說政局.談智慧》

時光荏苒,年華易老。無論是建制派還是泛民主派都看到了「薪火相傳」的重要性與迫切性。用民主黨前輩張文光的話來說,「不論在黨組織、領導層、立法會、區議會,都要進行世代交替」。選舉時,不難見到元老級黨人,馬不停蹄地四下為年輕黨友「抬轎」助選。想那天,「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暴動罪罪成,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都以《耶穌的暴力》為題撰文聲援。

世代交替,把政黨宗旨與精神傳承下去,繼續前人未完成的事業,綿延不盡。香港各黨派開展薪火相傳工作已有數年。例如,2012 年立法會選舉,張文光和李華明交棒,黃碧雲與胡志偉接棒。

薪火相傳,在一根柴火燒完之前,採其火種點燃另一根,永不熄滅。也許,是因為受到外來因素影響吧,火種在傳承過程中也發生了「基因突變」。香港政治生態已發生了突變,即便是宣稱已成功交棒的民主黨亦像失去原有的功能。泛民的政治角色仿佛從監察政府依法施政變成了阻礙政治正常運作。

回想,2016 年立法會就職瀆誓,擊中「一國兩制」之要害,以致中央政府無法袖手旁觀。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香港《基本法》104 條釋法,指明候任者必須在法定監誓人面前真誠而莊重地宣誓。而後,六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姚、羅、劉、游、梁、梁被褫奪議席。其後,本土梁天琦和學民思潮周庭等,先後有多位參選人因港獨主張牴觸《基本法》,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

青年政治力量崛起,提出「本土」、「自決」、甚至是「港獨」的口號與政見,屢屢挑戰「一國兩制」的底線。9 月 24 日,保安局李家超局長行使《社團條例》命令取締「香港民族黨」,禁止其繼續運作。

泛民勢力與日漸衰。記得,區諾軒參選立法會補選前,曾公開表示其當選後的工作焦點不在議會,而是希望重建民主派及社區力量。我想,曾經當眾焚毀《基本法》的區諾軒至今仍未能抓中問題之關鍵。

棋盤散亂,源自反對派的政治思維如同一盤散沙,欠缺政治智慧。政治智慧,非但在國與國之間,在一個國家之中,甚至是一個組織中皆無可回避。且看,反對派新一代雖然滿懷豪情壯志,卻掌握不了大局。激昂的政治口號過後,仍需面對客觀現實,面對歷史,面對天下眾生,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中處驚不變、洞悉未來、把握韜略、運籌帷幄、統攬全局。然而,更重要的是政治智慧背後的願景,努力奮鬥以達至的未來圖景,也即目標或使命。對於香港政局而言,「兩制」成功實施是以「一國」作為前提的。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

曾經,民主前輩張文光曾指出,「本土」不應忘記香港的「生存基礎」。「香港的生存基礎是基本法和一國兩制… 中國和香港之間有一本基本法,是從屬關係,在香港爭取民主不能迴避中國因素…」,而「民主黨會選擇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前提下爭取民主」。

把前人未完成的事業交託給誰?如何交託?考的不僅是前輩的眼光,更是對「整個為之奮鬥終生事業」的承擔。所託非人,只會帶來香港社會動盪,並導致反對派完全政治破產。不要把「對七百萬人的承擔」當成個人的政治遊戲!

  • 丁煌,執業大律師、經民聯成員、亞太聯盟總商會總法律顧問、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城市智庫成員、西九新動力專家顧問(法律)、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新經濟專責小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