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抽薪止沸的明日大嶼》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十月份公布的施政報告中,最矚目的不外乎「明日大嶼願景」,計劃在大嶼山東側交椅洲、喜靈洲一帶海域傾填 1700 公頃的人工島,可規劃用作興建二十六至四十萬個住宅單位,供最多 110 萬人口居住。現時社會保守估計,計劃成本約為四千至五千億港元。

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重浪,大批反對派群起攻之。反對原因無非質疑其天價成本和背後的「政治陰謀」。陰謀論例如向紅色背景財團作利益輸送等,是否真確難以證實,但巨額成本基建是否需要、是否值得,則可以理性討論。筆者認為必須全方位地看待和審視「明日大嶼」為香港長遠發展帶來的機遇,從這角度看,「明日大嶼」是必不可少的基石。

人工島上 100% 平地,根治房屋問題

「貴、細、擠」等香港居住問題病入骨髓。入息中位數家庭若果希望上車,就算不喝不吃竟需時十九年。香港人均居住面積少於 160 呎,公屋輪候冊中,一般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的最新數字高達 5.5 年。​

在某些陣營眼中,「明日大嶼」無疑是救命良方。起初提倡人工島計劃的「團結香港基金」就力陳人工島上百分百是平地,能興建大型住宅區以提供總共四十萬個公私營住宅單位,足以平衡供求落差,為熾熱的樓市澆上一盆冷水,加上政府宣佈決定大規模造地,可一次性解決困擾香港已久的土地問題,沒有了「香港土地長期短缺」的未來合理期望,樓市將失去持久飆升的動力。

除了私人樓市,林鄭月娥承諾填海後七成土地將撥予發展公營房屋,合理地協助房委會達至《長遠房屋策略》中每年供應二萬八千個公營房屋單位的目標。可見「明日大嶼」計劃無論對公營私營房屋的長期供應都有所裨益,可輔助中產、低收入家庭上樓。

增加政府籌碼抗衡「地產霸權」​

香港人(尤其是反對派)習慣將「地產霸權」掛在口邊,但哪怕把地產商醜詆得如過街老鼠,社會還是沒有其他制衡力量,還是避不開地產商,需要地產商將麵粉製作成麵包,滿足中產置業需求。所以問題最終也是返回根本的土地供求上。

特區政府於曾蔭權、孫明揚年代開始大幅減少造地儲地。從九十年代至回歸初期,私人地產商一直手持香港近半土地儲備,部分以農地等形式閒置,自然有本錢「吊高來賣」。就算政府希望提出公私營合作,「我出醬油你出雞」,以支援基建方式利誘地產商釋放土地資源,土地開發速度亦未及解決土地問題。​

林鄭月娥和政府消息人士曾放風暗示,一旦政府確定未來有大量政府土地儲備,就不須再仰人鼻息,將有更大本錢和私人地產商斡旋談判,促使地產商以更寬鬆條件發展土地,間接驅使香港荒廢土地得以盡用。這足見「明日大嶼」提供的不只是 1700 公頃土地,而是更長遠的解決土地問題。

扣緊大灣區發展提供經濟動力

「明日大嶼」另一個必要性,在於其地理位置有助經濟發展。現時香港經濟區過於集中,中環及九龍東兩大核心商業區逐漸接近飽和。為了分流及激活香港整體經濟,在東大嶼人工島計劃發展第三個核心商業區,就可提供更多範圍作辦公室或商業用途,額外製造三十四萬個就業機會。

人工島位於香港島和大嶼山之間的中部水域,可完善交通網絡,彌補現時明顯不足的新界西及新界西北部連接市區的交通。更何況,東大嶼地理上位處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內,方便與神州大陸接軌,配合近年陸續落成的跨界基建項目。人工島位置較接近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和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西九龍站,未來的經濟活動和人流都因而得以利便,把基建項目為香港帶來的優勢最大化。無怪乎王于漸、何濼生等三十八名經濟學家聯袂上奏支持計劃。

總括而言,「明日大嶼」可以一舉解決香港根源性流弊,這些論點都必須在衡量計劃的利弊時加以論述。若社會只短視地看到項目的巨額投資便卻步,犧牲的會是香港長遠經濟和民生。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