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韓流如何壓倒民進黨》

台灣九合一大選塵埃落定,國民黨奪取高雄與台中兩大直轄市,並接連攻陷中部多個縣市,令民進黨及淺綠的柯文哲只保留三都四縣市。說今次選舉的大功臣,非「韓流」莫屬。

老實說,今次高雄與台中市翻盤,大出筆者的意料之外,筆者最初不認為韓國瑜會當選,無法想像單以韓國瑜一人,可以激發巨大民意流動。我之前講過,韓國瑜以小市民的姿態、貼地的言論,刺中了民進黨連續執政二十年的瓶頸痛處。當民進黨發覺的時候為時已晚,韓國瑜引起的「韓流」已在高雄大展拳腳。民進黨立即大軍壓境希望擺平,例如台灣網路世界最著名的網上討論區 PTT,本來「韓流」在內裡所向無敵,但畢竟綠營長期經營 PTT,發覺後立即大軍壓境與「韓流」對抗,甚至正如韓國瑜所講,每日發一篇抹黑的文章。討論灌起來後,經媒體報導,就變成抹黑韓國瑜的黑材料了。

原東森記者,政治評論員黃暐瀚首先提出了民進黨的造勢大會不及韓國瑜的造勢大會,因為民進黨大多都來自傳統動員,而支持韓國瑜的群眾大多是自發而來;而且他提出了「三山決戰」,所謂三山是原高雄縣的三山,包括岡山、鳳山、旗山三個地區,指出「得三山者得天下」。韓國瑜與陳其邁也相繼在三山造勢,韓國瑜的網路聲望被稱為「空軍」,要看是否能轉化為「陸軍」,即現實的組織及民眾支持,結果在三山的造勢非常成功。

香港填詞人林夕形容韓國瑜為「江湖賣假藥的」,是採用了綠營的講法。明顯林夕犯了香港人評論台灣政治的盲點,以後有機會再評論。綠營就是希望把韓國瑜政綱中不合理的地方提出來,希望揭露韓國瑜的空泛,所以在唯一一次的辯論會中,陳其邁不斷猛攻韓的政綱空泛、不了解高雄。不過韓亦見招拆招,以「高度」化解陳其邁對政策的「深度」。對於綠營不斷攻擊韓,甚至將韓抹紅,把高雄選戰提升為守護高雄的保衛戰,韓亦保持格調,不對對手作出人身攻擊。

事後 FACEBOOK 上有不少支持綠營的人不斷轉載關於韓的政綱空泛的照片。然而,這個辯論會雖然突顯了陳其邁對政策的認識與韓國瑜政綱的空泛,不過亦顯示了陳其邁無視高雄基層的現狀及市道的困境,施政只懂加大或新增預算撥款,只重視冷冰冰的數字與虛榮等。

陳其邁陣營其中一個競選總幹事劉世芳公開希望兩個候選人可以再一次辯論。由於唯一一次辯論已在投票前五天(星期一)進行,而劉世芳的意見是一兩日後提出,不但為時已晚,亦顯示了陳其邁陣營自知這次辯論會非但不能加分,反而是減分的訊號。

林夕又說,台灣政府早已認證大量灌爆罵人的「韓粉」(韓國瑜粉絲)IP 來自中國,明指北京幫助韓國瑜出賣台灣。但台灣亦有網路紅人分析,「韓粉」其實從兩年前韓國瑜在台北市議會大戰王世堅的影片面世時已開始聚合,一直到黨主席選舉,網上曝光多了,亦一直匯集粉絲,最後在九、十月間大爆發出來。

陳其邁陣營任命十名高雄立委為總幹事,網紅朱學恆把這十個總幹事稱為「十常侍」,即東漢末年十二個宦官的總稱,他們都任職中常侍。朱學恆認為「十常侍」是豬隊友,例如「十常侍」之一的立委邱議瑩曾經指責韓國瑜招商陪睡飲茶的失言,說成「提供工作就要老婆提供給韓國瑜進行性服務」的失實言論,但這明顯低能的說法,上至其老公李永得,下至候選人陳其邁也力挺到底,害了陳其邁在中間選民心目中扣分,令中間選民倒向韓國瑜。

在開票的時候,最初韓國瑜與陳其邁不斷拉鋸,互有領先,但後來韓國瑜維持領先 3,000 至 5,000 票。由於今年選舉因公投而令投票作業緩慢,所以人口較少的鄉下地區票先開,到了六點多都會區開票以後,韓陳的差距開始拉大到上萬票。當漸漸再拉大到幾萬票以後,大局已定,陳其邁現身認輸,韓國瑜宣佈當選。最後韓陳的差距約 150,000 票左右。剛才所提到的「三山決戰」,旗山區韓是 12,379 票,陳是 10,940 票,鳳山區韓得到 118,466 票,陳得到 88,437 票,岡山區韓是 32,410 票,陳是 25,829 票。三山都是韓贏了。

林夕認為,韓國瑜是騙子,網軍得到北京暗助。但高雄市民最後選擇了韓國瑜,「空軍」成功轉為「陸軍」。林夕沒有了解的是,現在的民進黨的選舉方式就似當年傳統的國民黨,現在的韓國瑜就像當年草根的民進黨。

至於「韓流」外溢到其他縣市的情況,下回再談。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