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放下舊電池,建制派應推陳出新》

日前,曾在港英時期擔任行政立法兩局議員、又是回歸後首位行政會議召集人的鍾士元離世。這位曾在香港政壇活躍數十年的「大老」雖然近年已越來越低調,但是始終保持著「大老」的形象。

他的離世,不但代表昔日曾被戲稱為「舊電池」的老一輩橫跨港英和回歸後時代的香港特區政壇人物已經到了「退位讓賢」的時候,也代表其他年資已高的建制派人物,尤其是前任特首們,或者一些年紀較大的港區人大、政協,也是時候退下來,回家享清福。建制派需要越來越多年青的人物去接棒,為建制派注入新景象。

「舊電池」終有用完的一天

鍾士元在上世紀香港主權談判時候,獲得多位港督包括麥理浩、尤德、衛奕信的器重,擔任行政立法兩局非官守議員,積極介入香港前途事務,更曾率領兩局議員訪京,與鄧小平會面。姑勿論他在中英談判期間,是否真的曾為港人表達他們的訴求、願景,抑或他只是純粹從中獲利的政客,他始終是當時香港政壇的重量級人物,他的一言一行,可以影響其他議員的輿論和政治方向。

到了彭定康時期,他與范徐麗泰、譚惠珠等,被彭定康疏遠、棄用,於是他們轉投中方陣營,出任港事顧問,又積極參與特區預委會、籌委會工作,因而被譏諷為「舊電池」。當時,北京方面為了香港的順利過渡,採取十分寬鬆的態度去看待港英政府官員和政治人物,包括這一眾「舊電池」。於是,首屆特區政府中,基本上都是原有港英政府的班底過渡,鍾士元也成為首屆特區行政會議召集人,並在一九九九年離任退休。

雖然鍾士元退下來,但是范徐麗泰、譚惠珠等人,仍然活躍於政壇,范更成為全國人大常委,譚惠珠則成為基本法委員會委員。

隨著歲月流逝,這些「舊電池」的能量,也日漸減少。范徐麗泰已從人大常委一職退下,譚惠珠則仍連任基本法委員會委員,二人仍然經常就本地政治公開發表意見,不過影響力已日漸減少。

鍾士元的離世,正正代表著昔日政壇「大老」的歲月已一去不復返。與鍾一樣成為「舊電池」的,除了早已離開議會的李鵬飛外,范徐麗泰、譚惠珠的年紀也漸大,她們應該在這個新時代完全退下來,享清福,促進建制派的新陳代謝,不應戀棧權位,亦不宜繼續公開評議政治,令建制派繼續予人「老化、脫節、守舊」形象。

其實,除了一些港英的「舊電池」外,一些已過了退休年齡的建制派人物,也是時候思考如何光榮地退下舞台,讓新一代建制派人物、譬如立法會補選「零的突破」的鄭泳舜逐漸成為建制派的主將。至於前特首們,更應起示範作用,完全從政壇退下來,享受家庭生活之福,為建制派、愛國愛港陣營的「更新換代」作一重大貢獻。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