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泛民支持者,豈能再信李卓人?》

儘管坊間對補選冷淡,但戰況仍然激烈。李卓人憑着劉小麗被 DQ 的光環,雀巢鳩佔的空降到馮檢基的地盤,火頭處處,各方正展開一場大戰。

幾十年以來,李卓人與一般泛民老將無異,對香港並無多少建樹,抗爭和反對的路線,並沒有成功爭取到民主,亦無法有效的制衡到香港政府。他亦沒有讓人想得起來的政績,剩下的就只有黑金和賬目不清的醜聞。近來的相關新聞,就只有他槍口對內,狂批馮檢基的言論。其實他上次選舉早已被選民屏棄,又憑什麼東山再起呢?

以李卓人先生的講法,這次不僅是他自己一人之戰,還是泛民,甚至乎是香港人的民主之戰,關鍵之至。可是,問題又來了。以李卓人的邏輯,如果這真是泛民與建制派最關鍵之爭,還關乎香港民主發展的前途,泛民更需要的,是一個智仁勇兼備,且面對強權,可以做到「威武不能屈」的人選,才可擔起這個重責,可是,李卓人有這個資格嗎?如果他有這個資格,上次選舉,又怎會落敗,為泛民選民所屏棄?

劉小麗玩弄宣誓,不熟例而被 DQ,實屬不智,顯見政治智慧有限。而李卓人卻偏偏要依賴一個智慧不高的人東山再起,試問他本人會有多少智慧呢?李卓人當然有小聰明,反應亦快,但單是被傳媒披露的黑金及賬目問題,亦顯見他做事粗心大意,隨時也會给人留下口實,貪小利而忘大義,空有小聰明,而政治智慧不足!各位泛民支持者,這樣的人,何堪再用?

或許又會有人說,這是關鍵一戰,泛民陣營裡沒有人,只好含淚投票。其實,更大的問題又來了。泛民不是在內鬥嗎?沒有人,怎能內鬥?而且,試問李卓人作為一個泛民老將,一直以來,已輸掉了多少場關鍵戰役?我們又豈能寄望一個失敗者為大家爭取到什麼?

最重要的是,李卓人先生唯一相對較直接面對他口中的「強權」,就只有八九年的一次。他藉籌款及支持學生之名,帶着巨款上京。先不論款項的下落,李卓人先生當時如何面對他口中的「強權」呢?他反抗?抗爭?當然沒有!他就是乖乖的向「強權」認錯,並白紙黑字的簽下「悔過書」,然後悄然回港。眼見香港仍是太平無事,才走出來繼續撈「六四」的油水,兩面三刀,一反再反。

所謂「三歲定八十」,如果這真是所謂的「關鍵時刻」,我們又豈能再押注至一個沒有腰骨的滑頭身上?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候選人包括:馮檢基、李卓人、陳凱欣、伍廸希、曾麗文。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