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實名制真有那麼可怕嗎?》

為打擊「炒黃牛飛」,政府考慮研究實施「實名制」,以及逐步下調內部認購門票比例等四項措施。演出業界對這兩項措施有保留,認為「實名制」存在實際操作的問題,觀眾入場動輒需要排隊二至三小時,亦會增加洩露私隱的風險,同時要求維持現時八比二的銷售安排不變。問題是,「實名制」真有那麼可怕嗎?

「炒黃牛飛」已經成為香港文化藝術業發展的一隻攔路虎,一些熱門的演唱會,普通市民根本無法買到票,大部分的票都流入黃牛市場,而黃牛票一張票可以漲價數倍,甚至數十倍,嚴重援亂了正常的市場運作,同時還帶來一些治安的問題。這一問題不解決,香港的文花藝術業恐怕難以持續健康地發展。事實上,一些在港舉行的國際性的演唱會,已經採用「實名制」售票的方式,杜絕「炒黃牛飛」的現象。

根據政府的文件,國際的經驗顯示,單靠立法未必能夠杜絕「黃牛飛」,有效打擊炒賣方法還是推行「實名制」。這一說法是有道理的,現時打擊「黃牛」的法律條文,處罰是二千元,而每張「黃牛飛」的利潤遠超於此,根本不具阻嚇力,即使修改法律,大幅提高罰則,亦難以杜絕「黃牛飛」問題,因為利潤實在太高,難免有人鋌而走險,而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政府修改法例,加強執法,黃牛黨又會有其他的對策。

演藝業界反對「實名制」,他們提出的困難有幾方面,其一是觀眾入場的時間可能要長一些,不過,這個困難其實很容易解決,在今日的數碼科技協助之下,處理「實名制」認證,可以縮短至幾秒,可以使用二維碼認證,也可以使用人臉識別技術等。

業界提出的第二個困難是私隱保障的問題,因「實名制」需要提供個人資料,售票和入場都需要涉及個人資料的收集和管理,期間難免會遇到一些問題,恐怕會增加業界的成本,以及風險。但是,這個問題應也有解決的辦法,最新的電子科技技術應有助於個人資料的處理和管理,政府可以研發一套安全的軟件系統,同時做好法律上的配套,個人私隱安全問題應該可以解決。

業界第三個困難是擔心「實名制」會給消費者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令一些觀眾卻步,從而導致生意難做,這個問題其實只是一個心理適應的問題,推行「實名制」的初期,可能會有這樣的情況,但相信只要一段時間,市民們就能適應,這個問題就不是問題了。

第四個困難是觀眾門票轉讓的問題,這個其實也不是大問題,只要允許已購票的觀眾,可以向售票機構全額退票即可。

總而言之,落實「實名制」其實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多困難,很多的問題,其實只是心理上的障礙,一時難以適應新的安排罷了。其實,隨着互聯網科技在日常生活中的廣泛運用和普及化,市民的日常生活將會有很多重大的改變,「實名制」正是適應新的經濟模式,加強對個人資料保障的做法。

科學在進步,市民的日常生活模式也在發生改變,文化藝術界的發展自然也要與時俱進,「實名制」其實並不可怕,只要做好配套,「實名制」不但不會成為麻煩,反而可以與新的互聯網科技相結合,成為一種便利的模式,日本、韓國和內地都已經有成功的經驗,香港的文藝業界大可放開懷抱,迎接這一新的模式。

  • 文武,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