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遁序漸進,隨著鍾士元都走了》

「政壇教父」鍾士元逝世,享年一百零一歲。曾被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點名批評是「孤臣孽子」,回歸後華麗轉身,成為回歸後首任行政會議召集人。這位政壇不倒翁被視為務實派,中英兩國就香港前途問題進行談判期間,他在北京和倫敦之間奔走,呼籲中英雙方在處理香港前途問題時多聆聽港人心聲,兩國協議要符合大多數港人意願。最終失敗而回,三腳凳沒有搭起來。有人說反映他魄力不足,太易妥協。但如果把香港前程放進當時國際大格局來看,鍾士元爭取到的已不少。在港英年代,鍾士元已經為港人成功爭取「鳥籠民主」,在議會內增加民主成份。他對本港政制民主發展以及堅持為港人爭取利益的熱心,亦應該被受肯定。

鍾士元 1965 年獲港英政府委任為立法局非官守議員,七十年代成功游說時任港督麥理浩增加立法局的非官守議員數目。八十年「大 Sir」兼任行政局首席議員,他有份推進香港民主化的過程。1985 年立法局首次出現間接選舉,大大改變議會文化。「大 Sir」亦都積極適應這種新文化,包括接受議會內各委員會的正副主席由議員互選產生,而再非由首席議員一言堂。

「大 Sir」一度退休,回歸後東山復出,以八十歲之齡,擔任首屆特區行政會議召集人,協助首任特首董建華施政,兩年後再退休。他在卸任後接受訪問,仍在本港政制上堅持兩點:一、由香港人自己提出適合香港的政制,盡快取消選舉委員會,由全港市民投票選出特首,否則大部分人「覺得選行政長官唔關我事,行唔通」;二、香港應有「執政黨」,他指董建華當時「孤身」上任,更引港珠澳大橋為例,「政府內部有人不同意,因此遲遲不落實,董建華都無辦法」。鍾士元提出,特首候選人參選時要先公佈「班底」及政綱,讓市民判斷選哪一位才可帶領社會。回歸後,鍾士元仍堅持推動西方式民主,盡量與普世價值接軌。

香港主權更軼,鍾士元堅持增加香港人的「自主」卻如一。他代表著一代香港人的聲音。香港地方細小,欠天然資源,「獨立」非選項,但爭取擴大發言權卻是必不可少,這是鍾士元終身任務。他作為建制派,有遠見及勇氣講:北京需要有量度給予香港人普選權利,因為這樣做才可增加香港人的歸屬感。

他又看出香港無「執政黨」而出現的問題。立法會只會變成「反對」機器,香港政制亦一同跌入內耗的旋渦。最後市民厭倦政治爭議,不相信亦不需要普選,正是香港政制正面對的「死局」。

這些說話,恐怕接下來一輩的建制派都不敢再講。

有人說他代表過度現實、太易妥協的一代香港人。這個說法有點不公道。放在那個時代裡看,港人經歷過火紅年代、八十年代的民主運動、九十年代的移民潮等等交雜而複雜的情緒,不論對中共、港英政府都可說民心反覆。中英兩大國政治角力下,這班殖民地精英份子「利用」時勢成功爭取港英政府開放政制、北京承諾香港五十年不變,是不是已經不錯的成績?歷史自有公論。

或許,「大 Sir」對香港民主發展的願景恐怕就是低估了中國經濟急速冒起對港的影響,高估了香港能對中國發揮影響力的時間。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