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七警上訴》

以前寫曾健超及七警案,總寫過二、三十篇,I lost count。昨天七警上訴開審,暫時不知詳盡上訴理由,傳媒報道了第一天的陳詞焦點,我看了失笑。先看《明報》有關報導:

  • 原審時,七人已多次就拍得案發經過的無綫電視片段真確性爭辯。上訴方昨再次提出有關質疑,Owen 指無綫電視新聞製作經理黃廣海雖曾作供,但認為原審法官錯誤接納黃廣海的證供。上訴方認為理應由拍攝片段的攝影師出庭作供,解釋片段真偽。上訴方亦指原審法官在沒有攝影師作供或沒有母帶的情况下,以有關片段作參照藍本,是犯了法律上的錯誤。

七警案未開審前,控方已為了影片可穩妥呈堂而先向高院申請命令,要求五間傳媒交出原片及攝影師身分,可惜被高院拒絕。如果七警上訴以此理由得直,那就與律政司無關了。

我失笑的理由,是兩年半前所寫的評論,正正是這次上訴方認為控方的死穴所在。該篇文是:七警案高院拒絕控方申請索取攝影師資料。在該文中,我曾經這樣講:

  • 其中一個關鍵就是要把這些影片呈堂。這些影片放在公眾領域中,任何人都可以下載。TVB 甚至由新聞製作經理黃廣海(David Wong)確認影片沒經修改。足夠嗎?辯方一定會爭議他所講的只是傳聞證供,他怎知道攝影師把新聞片交回公司之前沒有剪輯過。如果審結本案,七警全部或部分人脫罪是因為這些影片不能呈堂,就不要指責控方放軟手腳,律政司這次的申請是十分謹慎的審前準備,這種謹慎其中一個原因是要證實「chain of evidence」,不想有任何出錯而受指責。

可見法律有如法術,控方一開始就要封住缺口;法庭不准,上訴方就話啱晒,用得唔好嘥。假設當初班太批准申請,命令傳媒交出原片及交人,上訴理據就只限於曾健超的可信性了。

曾健超的可信性,可謂受盡那些幫助他的三腳貓律師所害,因此我當時也寫了這一篇:有權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