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明日故事》

很久以前,在一個很遠的地方,有一間小公司。由於種種的歷史原因,這間公司的規模雖小,但所謂外憂內患,問題着實不少,搞了很多年仍處理得不好。這小公司內的派系鬥爭嚴重,矛盾甚深。粗略來說,這小公司至少有兩大問題:

一、老臣子作為既得利益者,私心重而缺乏長遠戰略眼光,為了賺大錢而大玩「財技」及「關連交易」,以「塘水滾塘魚」的方法向小股東、顧客及員工等等敲詐和剝削。小公司雖然是表面風光,但外強中乾,原有的實業卻越做越差,更加沒有任何創新產業,逐漸被競爭對方拋離。老臣子卻仍賺得盤滿缽滿,還把這個「塘水滾塘魚」的玩意發揚光大,越玩越過份。

小公司內的有識之士,要麼就是加入這個「塘水滾塘魚」的遊戲,如「層壓式推銷」般繼續向後來者「開刀」;要麼,就是「及早離去」。越有才華的人,越傾向遠離此地。所謂「海闊天空」,在這小公司裡「練得一身好武功」,到其他公司工作,亦能有很好的發展,至少有其自存之道,不會餓死。結果,小公司的人才流失亦越來越嚴重,實業做得越來越差。

二、此外,這間小公司可謂「千瘡百孔」,原來連最起碼的「保安系統」也沒有。幾乎每一間公司都會裝置的「保案系統」,這間小公司卻偏偏沒有。不僅員工可自出自入,毫無紀律,連外人闖進內,也如入無人之境,還可在公司為所欲為,竊取商業機密,縱然犯法仍可逍遙法外。有一年,有外人竟聯同小公司裡的內鬼,一起搗亂,還斗膽縱火,差點把公司的總部都燒了。由於小公司沒有「保安系統」,即連大股東也開始感覺到有安全問題。

在這個情況之下,大股東好容易才聘請到一位 CEO,希望可盡快解決這間小公司的兩大問題。可是,由於這間小公司裡,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實在太深,加上利益關係盤根錯踞,要解決問題,實不知從可入手。我們亦理應諒解這位 CEO。日常的管理工作已教人吃不消了,還要另闢戰線,可不是強人所難嗎?因此,CEO 上任至今,仍大玩「拖字訣」,觸及深層次矛盾的問題,盡量少碰。CEO 也是人,也是「打工仔」,我們又豈能對一名「打工仔」有太大的期望呢?

大股東三催四請之下,CEO 才勉強推出了一個「新計劃」出來,從而代替那些「塘水滾塘魚」的業務。老臣子的既得利益受損,當然不高興,早已不停煽動各方好友,對「新計劃」口誅筆伐。這更可證明 CEO 絕非蠢才,遲遲不肯搞「新計劃」,就是怕了這班老臣子。CEO 雖然被大股東逼得緊了,但始終不敢得罪一班老臣子,雖然拋出「新計劃」,但並無具體細節,還把實行時間表越拉越長,定在至少十四年之後,從大股東及老臣子的對立面上,輕輕巧巧的溜了出來。

至於「保安系統」方面,則更為複雜。原來早在十五年前,這小公司已曾經嘗試安裝這個「保安系統」,但由於當年業績不理想,員工的薪金「大縮水」,怨氣很深,再給有心人煽動,居然使人相信這個幾乎每間公司都有的「保安系統」,定會侵犯到員工的私隱及威脅到其安全。當年「保安主管」還最終被逼走。CEO 是聰明人,所謂「前車之鑒」,又怎會輕易再冒險?每當有人問及何時才裝上這個「保安系統」的時候,CEO 只說「要等時機成熟」。那麼,到底時機何時才成熟?至今 CEO 仍沒有給大家一個答案。

有一年,大股東在一次的慶典裡,與 CEO 並肩而排,在人前有講有笑。CEO 便即賣弄小聰明,乘勢狐假虎威一番,說自己是大股東的嫡系親信。其實,「並肩而排」不過是慶典裡隨便的安排,「有講有笑」是出於基本禮貌。可是,小公司裡有很多「井底之蛙」,居然不少人信以為真,認為大股東對 CEO 的表現十分滿意。

大股東其實擁有很多間公司,算是一個大集團。集團內,有好幾間公司的表現,都早已勝過這間小公司了。因此,大股東對 CEO 的表現看在眼內,卻始終無暇兼顧小公司,只以《明日歌》當中的兩句:「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作為寄語,希望 CEO 及一眾老臣子好自為之。

其實,CEO 是專業人士,學識淵博、經驗豐富;一眾老臣子則幾近白手興家,富貴了兩三代。他們都不是等閒之輩。豈料,當大家聽到《明日歌》之後,都以「駝鳥政策」作為應對,大玩掩耳盜鈐。老臣子派人出來解釋,說《明日歌》與「明日計劃」無關。CEO 則指出,不認為《明日歌》是劍指「保安系統」,更認為大家「毋須過分解讀」。其後,老臣子繼續玩「塘水滾塘魚」的生意,密密「出貨」,還希望可至少多玩十四年。CEO 則如常的回辦工室看文件,依舊對「保安系統」的事不聞不問。

到底他們的理解力真的出了問題?還是認為觀眾是傻的?難道他們以為大股東真的沒有辦法收拾他們?還是覺得大股東日理萬機,根本無暇處理這間小公司的小事?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