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自由黨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最新表態,倡政府應盡快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因香港未來難以再與中央討價還價,愈遲立法,草案條文只會「愈黎愈辣」,再拖下去甚或變成國安法。田少的觀察是正確的,但回憶起他當年倒戈令二十三條胎死腹中,不禁感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白頭宮女話當年!2003 年,特首董建華推出規範國家安全的二十三條草案,恰逢亞洲金融危機、沙士風暴,樓價暴跌,很多市民淪為負資產,加上施政頻頻失誤,民怨沸騰,終於引發五十萬大遊行。

特區政府被迫就草案作出三大重大修訂,包括警方毋須法院搜查令就可以入屋緊急調查等條文,但堅持 7 月 9 日進行二讀及三讀的立法死線。本來,修訂之後的二十三條草案非常寬鬆,形同「無牙老虎」,說白了只是給北京面子,但時任自由黨主席、手握立法會八票的田北俊,進京面見港澳辦主任廖暉後「假傳聖旨」(田北俊稱「中央沒有立法時間表」,後來承認廖暉表示希望盡快立法),聲稱不願見到流血衝突,辭去行政會議成員,要求押後立法。

由於無法獲得足夠票數支持,二十三條立法夭折。彼時的田少,被捧為「英雄」,出盡風頭,翌年更透過直選擔任立法會議員,自由黨取得十個議席,成為立法會第二大黨。

但事實證明,這只不過是虛火,翻雲覆雨始終無法持續,這個工商政黨日益邊緣化,甚至有被經民聯取代之態。田少也遭「搣柴」,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

嘮嘮叨叨寫了這麼多,是想說,作為政治人物,應該有歷史感和大局觀。如果當年田少能夠頂住壓力,力挺政府通過二十三條立法,而不是受「高人」指點,享受一時光環,香港的歷史必將改寫,政制發展將較為順暢,不會今天生出這麼多事,自由黨也不至於今天的光景。

港強京弱的時代,中央對香港可以百般容忍。但隨著國家強大,北京日益「強有為」,對二十三條立法步步緊逼,「維護國家安全」壓過「維護繁榮穩定」,已經成為對港第一宗旨,將來二十三條立法不可能把 2003 年前的草案拿來重新包裝,而是勢必大幅修改,增添更多內容,包括非傳統領域。

田北俊希望「當年在哪裡放低,就哪裡開始,把 2003 年擱置的草案再諮詢社會」,只能是一廂情願。但正如他所說,香港已經欠缺討價還價能力,如果一拖再拖,結果是直接引入國安法。

田少的「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令人想起民主黨元老李柱銘。李柱銘早年曾批評基本法草委查良鏞與查濟民提出「雙查方案」保守,但在查良鏞逝世之後,則感嘆有高度智慧,若當初採用此機制,香港可能已有民主。

蘇州過後無艇搭!香港的政治人物往往不諳進退之道,不諳形勢發展,一味追求理想化,不僅拒絕查良鏞方案、拒絕 2003 版的二十三條、2015 年更拒絕先經提名委員會提名然後普選特首的方案,搞出佔中運動,企圖逼使北京就範,結果如何,不用多說。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