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自由黨機關算盡,小心弄巧反拙》

自由黨黨魁鍾國斌早前在立法會提交「要求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程序進行諮詢及討論」的議員議案,但近日又突然決定更改動議事項,棄二十三條,改為討論中美貿易戰,再次在公眾面前表演了出爾反爾、反覆無常的投機特性,不過很有可能聰明反被聰明誤,機關算盡,最終卻要付出更大的政治代價。

鍾國斌 19 日下午見記者時表示,最近中美貿易戰對香港人不利,所以在緊急性上,認為應該先討論中美貿易戰,故先把二十三條立法放下。他又指出,最近美國國會最新年度報告表示可能會制裁香港,這影響十分大,故這次改題目,是希望香港政府嚴肅對待中美貿易戰對香港未來的經濟影響,並聚焦在貿易戰中,而非有爭議的事情。至於二十三條立法,鍾認為是憲制責任,也是對香港有利的事情,甚麼時候都可以討論,但按現在環境,中美貿易戰對香港的營商有影響。

美國國會下面的一個委員會,對香港的「一國兩制」作出不實的評論,並發表恐嚇性的言論,這本是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之下,美國欲借打「香港牌」向中國施壓的手段。在此背景之下,站在國際的大格局之下,香港的最佳應對之法,就是站在中國一方,配合國家的整體對策,爭取對香港最有利的方案,如果能發揮香港所長,助國家一臂之力,則更佳。相反,如果美國隨便找一個國會下的委員會一發聲,香港就隨之起舞,那等於是當了美國的幫兇,不論是借機向特區政府或中央施壓,還是在香港社會製造恐慌,都是不利香港的做法。

美國一發聲,香港的泛民最先反應,向特區政府施壓,而自由黨又緊跟其後,實際的效果是在商界中製造恐慌,從而向特區政府施壓,脅迫政府向美國妥脅,他們表面上是為香港商界利益着想,其實是挾洋自重,最終可能出賣商界的利益。

自由黨突然提出討論二十三條立法,原本也是一種投機取巧的行為,可能是嗅到某種政治氣氛,以為搶先提出在立法會內討論二十三條立法,可以為自己爭取到什麼政治上的好處。雖然投機,但事件本身對香港社會沒有壞處,倒也無可厚非。現在突然捨二十三條而取中美貿易,則是欲借中美之間的角力取利,如此投機,可能損及國家和香港的整體利益,實在不可取。

十五年前自由黨在二十三條立法一役突然轉軚,自由黨贏得了一時的政治光環,但卻沒有令該黨得以發展壯大,反而分裂萎縮,更加失去市民的信賴和支持,在地區直選全軍盡墨。今日,自由黨如果故技重施,雖然機關算盡,但未必可以撈到多少政治上的好處,更要小心弄巧反成拙,聰明反被聰明誤。

  • 文武,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