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澳門廉署調查,是修法抑或特首拖延症發作》

11 月 15 日澳門行政長官崔世安發表他「尾二」一份施政報告。今次施政報告增加「派錢」金額和一些新的稅務寬減,例如未曾置業的澳門永久居民買樓首 300 萬元樓價豁免不動產轉移印花稅,豁免購買國企和國家政府債券的所得補充稅和印花稅,增設企業「合資格研發」免稅額等等,總算較歷年來一直被人批評「照抄如儀」的施政報告多添一些新意,也為澳門經濟和民生發展注入新的活力。

此外,在關於城市建設部份,崔世安提到近年有多幅土地按照現行《土地法》規定被政府收回,雖然政府的決定獲得司法機關確認,但政府還是將所有被收回的七十三幅土地的卷宗轉交澳門廉政總署進行分析,以求「對完善土地批給的監督和管理提出整體方案和建議」。

崔世安將政府按照《土地法》收回土地一事交由負責處理行政失當問題的廉政公署進行分析及提出建議,可以有兩種含義:為日後修改《土地法》建立更專業、更合理的法理基礎,也可消除社會輿論擔心修改《土地法》等同「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疑慮;不過,由廉署調查也可以成為崔世安推卸本身需要完善《土地法》、修補上次修法時的漏洞的責任,以廉署調查需時為由,將修法工作拖給下屆特首和特區政府。

 

廉署調查增加修法法理依據

近幾年來,不斷有澳門的法律學者、律師、以至曾主審政府收地案的法官,從法律層面指出修改過的《土地法》對於「不可歸責」土地的處理存在不公平、不公正和不合法理的地方,應予修補。但是,特區政府對於新《土地法》中的問題,一直置若罔聞,直至今天夏天特首崔世安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才表示會聽取社會多方面的意見,作為日後修改《土地法》的考慮。行政法務司司長隨後答覆記者時,也只表示政府會研究修法事宜,但也沒有表明會於何時修法。

經過一眾法律專家和學者的不斷批評,政府本應該可以從中成功建立修改《土地法》的法理依據,以盡早啟動修法工作。政府將修法拖延至今,固然影響澳門政商和諧關係,也影響了澳門經濟、民生進一步發展,以至大灣區的發展。

不過,今次施政報告中,特首提出由廉政公署就著七十三幅土地收回案件進行分析,提出建議以完善土地批給制度,就不但可以增加修改《土地法》的法理依據,也可以為修法引入更權威的參考,大大消除民間對修法的疑慮。

值得一提的是,澳門廉署近年揭發多宗高級官員的貪腐案件,加上益隆炮竹廠換地事件的調查,符合了大多數著重法律公義、廉潔政府的市民的意願,令廉署的公信力和權威不斷增加。由廉署為政府收地進行分析,其結果相信可以為社會大眾接受,間接為修改《土地法》消除障礙。

 

政府可能利用廉署作為拖延的工具

從另一方面看,由廉署進行案件分析,既可以為修法鋪路,也可以為政府提供很好的藉口以拖延修法至下屆。以益隆炮竹廠事件的調查為例,廉署由接受政府委託進行調查,直到完成及公開調查報告,需時接近一年,而且至今政府仍未就著調查結果進行相關的法律善後工作。可以預計,單一幅益隆換地案件,廉署已經需要接近一年時間去完成調查,今次涉及幾年來七十三幅土地收回案的一併分析,以現時廉署負責行政失當問題的人手,要他們在本屆政府任期內完成,已經十分吃力。

更何況,調查報告公開後,特區政府會否按照廉署建議去完善土地批給,也因為有「益隆事件」和「輕軌車廠」事件,令人產生疑問。早前,終審法院裁定澳門輕軌車廠興建批給合約,有違法成份,因此「終極宣判」批給無效,但是特區政府運輸工務司,以車廠工程已接近完成、不宜重新批給為由,未有執行終審法院判決,也未有作出任何補救措施。在政府未履行法院判決的先例下,要商界和法律界相信政府會因應廉署的建議而啟動修改《土地法》程序,相信十分艱難。這也可能只是崔世安將修改《土地法》工作「傳球」給下屆政府的有力藉口。

到底崔世安今次由廉署分析收地的做法,是為修法鋪好道路,抑或作為球員「傳球」予下屆,就要拭目以待了!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