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梅士《處理新「土地法」,崔世安的最後功課》

在最新一份施政報告中,澳門行政長官崔世安未受民粹政客影響,他建議在敲定「不可歸責土地」的解決方案之前,先交由廉政公署研判情況。這看似原地踏步,但其實崔世安政府已為修法再前行了多一步,為處理新「土地法」的爛攤子作出了承擔。

新「土地法」爭議浮現多年,令社會極為撕裂,已成治理澳門的地雷。澳門被埋下政治炸彈,顯然不是天災,而是人禍。毫無疑問,澳門政府是問題的一部份:如果政府當初行事盡責,沒有拖延承批人發展相關土地,澳門就不會有「不可歸責土地」,然後又不會有政府「一刀切」收地、踐踏產權的故事,新「土地法」爭議也就無從談起。不過,澳門建制派與反對派同聲同氣,攜手煽動反智民粹,這也是新「土地法」爭議耽誤多時的重要原因。

新「土地法」爭議發展至今,已不僅僅是澳門本土事,中央已不只一次發出訊息,澳門政府該當及早啟動修改新「土地法」的程序以平息爭議。數月前,根正苗紅的立法會主席賀一誠改變修法取態,從公開質疑修法必要,變成:如有需要,立法會甘為「磨心」,會盡力配合政府的修法議程。空穴來風,自然不是無因。

中央支持澳門政府以修法解除這個炸彈,原因起碼有兩個。第一,明年澳門政府即將換屆,中央極不希望見到現屆政府將問題留給新領導班子。對中央而言,修法是較省時、成本低的平息爭議辦法,不然,下屆班子便可能要花費大量時間與資源,處理「不可歸責土地」擁有者的天價索償訴訟。

第二,澳門政府施政任意妄為,犧牲澳門市場經濟的制度信譽,對國家發展有弊無利。2017 年 6 月,為配合國家「一帶一路」戰略,中葡合作發展基金總部於澳門成立,澳門作為國家連繫世界的橋頭堡戰略地位,清楚可見。現在新「土地法」爭議的重點,是澳門政府犯錯,無辜商家卻須為此買單,若繼續縱容情況惡化,不免有損國家在澳門的戰略靈活度,與澳門乃至國家利益尤關。這是特首崔世安退任前必須完成的最後功課。

  • 簡梅士,從事商界工作多年,素來關注與投資環境相關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