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網吧外賣員之死:社會只能施予三分鐘廉價同情?》

四十一歲的外賣員窩居網吧三年,為省下昂貴租金、留錢養家,最終猝死在電腦枱前。香港的天文數字樓價和租金雖已是老生常談,「外賣員之死」還是引起了社會一刻哄動,香港是否貧無立錐之地?

每次看到樓奴或無家者的新聞故事,筆者總不期然想起土地供應辯論的眾聲喧嘩。社會對土地供應選項的論據,不時互相矛盾。以現時爭拗得最面紅耳赤的「明日大嶼」人工島為例,人工島提倡多建公屋(公私營房屋七三比)就被指項目蝕錢、要耗費大量財政儲備;若多建私樓,賺錢回本倒也容易些,但就會被扣上豪宅樂園、明益發展商的帽子。到底我們對土地供應的終極目的是金錢至上,抑或是「蝕住也值得做」的社會效益呢?

再說,政府提議填海造地多建公屋,反對者就說人口在 2043 年達到 822 萬頂峰後將會回落,毋須預留過多土地容納大批新增人口;但當沒有新土地、公屋落成量不足之際,政府又會被抨擊辦事不力,令公屋輪候冊創十九年新高,單身非長者申請人的機會日益渺茫。

政府倡議填海時,反對者說應發展棕地;當政府說要離岸填海時,有人說近岸填海的成本較低;但每到當局具體談及發展個別地區/近岸填海選址時,往往很多地區人士跳出來指責交通配套不足,只會迫爆社區。

勿再幻想完美方案

公共政策從來是批評容易、行動困難。但難道不去做任何行動,香港這種經濟發達但住屋環境彷如第三世界的現況,就會自動改善嗎?耍耍嘴皮子,就算「贏咗場交」,賠上的卻更多,包括香港未來十數年,原地踏步。

筆者深信,不同的土地供應方案並非對立,世上也沒有完美方案。適度填海值得考慮,收回部分粉嶺高球場及部分棕地也值得考慮。關鍵是,沒有單一選項足夠,因此應盡量利用每個籃子的板斧,分散投資,以在不同時間階段取得不同程度的回報。當土地的生產鏈變得穩定,中長遠而言我們的住屋、發展用地才會見到顯著改善,由此我們亦有更多空間談論「分配公義」的問題。

讓夜宿網吧的外賣員之死,不再止牽動大眾的三分鐘廉價同情,而是務實的支持落實多幾個闢地方案,要認清香港是有土地「分配」問題,但「供應」不足問題也是切切實實的 —— 當個餅太細,分配也無從談起。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