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Youtuber 當議員,可行嗎?之二》

前文:


上回講到,台灣的二線 YouTuber 邱威傑(呱吉)參選台灣市議員,雖然未至於是一個極其重要的角色,但亦是第一個中華地區的網絡名人以自己的網絡人氣投身政治。雖然在九合一選舉當中並未搶到足夠的曝光,但相信要當選亦有可能。那麼在香港這個地方,同樣有成熟的網絡文化和民意基礎,找個 YouTuber/網紅來當議員,真的可行嗎?

首先,我認為值得留意的是香港的網絡文化生態能否孕育可以參與政治的人。這並不是說社交媒體和社會運動的關係,而是探討一個關心社會政治的知識型人物到底能否在網絡上獲得一席之地。傳統媒體上我們有極多的政治評論人,任何角度任何階級都不難找到相應的聲音,但這種知識型的評論人能否在網絡上建立自己的城堡呢?

讓我們先看一下台灣的例子:台灣 2018 年第一季的 Youtuber 排行榜頭五十名當中,起碼有接近十份一屬於知識型 YouTuber,也就是提供知識/知性娛樂的內容創作者。電影、學術、書本,不同的範疇都有出色的內容提供者在。

至於香港,頭五十名當中有沒有知識型的 YouTuber?答案大家都應該心知肚明。若不把教煮食的幾個頻道計算在內,答案是沒有的。

香港網絡文化的土壤和需求市場,並不能養活甚至創造一個知識型的 YouTuber,剩下的就只有龍心般的質素和一班重度以低齡市場為主的內容創作者。

觀乎四海,其實大部份地方的網絡紅人,最高流量的都是這類較為誇張及嘩眾取寵的創作者,他們看準網絡世界的年輕市場,拍攝迎合目標年齡層的影片,自然能夠賺取相應的報酬。雖然我個人並不欣賞,也沒能看完一整條他們的影片,但在網絡上面這些人的確是成功的。

但亦正因如此,香港的網絡世界並不存在着能當議員的 YouTuber,這亦是我們城市的一個問題。文化、藝術甚至任何知識型的生產,在香港都會被視為異類,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實上我們身處一個高度資本主義發展的城市,根本就不可能有利文化的生產,要有一個具政治智慧的人為大眾提供娛樂,根本就是極其困難的任務。

香港的第一位參政網紅,應該是不難做的,只要有心,區區五萬元保證金對許多網絡名人根本不成困難,但有沒有人夠膽走這趟渾水卻是一個大大的問號。我們處於一個這樣的社會,就算只是討論是否到大陸吃飯都會被標籤被攻擊。前陣子香港的 YouTuber 西多士和 ArHo 就出現過這樣子的爭論,一方面只是認為大陸的食物水準一般,另一方面就經常拍攝深圳的食物體驗,於是就各自被標籤攻擊。明明無關政治,卻演變成激烈的爭吵。

藍絲和黃絲,就根本沒有停止過的瘋狂標籤。於是香港的政治永遠只能停留在現在,永遠都沒有未來。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