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堃泰《官商不作為,東涌居民白受罪》

港珠澳大橋通車半個月,來港旅客與東涌市中心居民都叫苦連天。中國非法團旅客在東涌下車後被置於不顧,而東涌市中心居民買不到日用品之外,更加討厭旅客的「恩客」心態。雙方因為融合而不快,絕對不是北京報章社論說商家店員旅客都開心笑。

旅遊業故意放生中國非法旅行團,東涌居民便發起光復行動,實在無可厚非。連葉劉淑儀在周末巡視東涌後都指出,會在行政會議要求周末停駛接駁巴士。所以東涌居民的苦,真的不是如親北京陣營所說的為批評而批評。部份代議士離地空想,如新增金巴直達車到市區分流,不僅需要通過多個行政程序,急不了之餘,更會惹來其他地區居民反感。造成如此亂局,與政府各部門及商界各家自掃門前雪,可謂不無關係。

首先,運輸署規劃口岸與東涌的交通時離地至極。來往上述兩地的 B6 綫,竟然選揀繞經東涌市中心巴士總站。該處經已是多條區內及連接機場的巴士綫的終點站,而總站的共用落客點臨近昂坪 360 排隊入口位置,令乘客落車後可走動空間甚少,再加上現時巴士站旁的東薈城在擴建,減少了巴士站的出入口。如此情況下,運輸署仍然批准 B6 綫進入巴士總站,是紙上談兵,令旅客及居民白白受罪。

其實,運輸署是可以要求 B6 的經營商新大嶼山巴士不去市中心巴士總站落客,改用巴士總站外 150 米的東涌纜車站巴士站,抑或是東薈城的達東路巴士,此能不改 B6 走綫而減少巴士總站負荷。此舉其實不用經過區議會同意,只要運輸署要求或者答應便可。可惜運輸署官僚以離地僵化馳名政界,結果弄得東涌人不便,旅客不快。

另一個有權不用的機構,就是離島區議會。當初運輸署規劃巴士綫時,必先諮詢區議會同意方能成事。現時東涌居民埋怨上屆議會種下來的果,今屆的代議士理應為民收拾。事實上,東薈城二期的文東路巴士站位長期荒廢,只要區議會支持,便可要求巴士公司將 B6 改用該處落客。然而,當區的周浩鼎及傅曉琳區議員只懂落區「爭取扮成功」,未有在議會提出實際分流行動。

最後一個懶惰的,就是管理東薈城的太古地產。大批旅客湧到東涌市中心,東薈城作為「橋頭經濟」的商場,理應作準備應付。可是,過去半個月,筆者看到的是寬佬懶理,管理不善。回想在昂坪纜車啟用初期,東薈城曾經開放辦公大樓低層的洗手間讓旅客使用。到今日大橋通車,管理一方卻將那些曾經開放的洗手間隱藏起來,連指示牌也拿走,讓洗手間大排長龍。

更甚的是,東薈城管理方沒有把近東涌北的第二期和天台的私人管理公共空間用於分流旅客。上述兩處的地方,可讓旅客坐下休息的空間多的是,而且樓梯電梯均可直達。可是,依筆者過去半個月親眼所見,指示旅客到二期及公共空間的標誌寥寥可數。太古地產在東薈城公共空間有無數大型活動經驗,如昂步棧道及大嶼山兩峰賽,理應想到利用天台的公共空間好讓旅客遊覽,如此居民也不會覺得被破壞安寧。可是他們有經驗卻不為,實在不負責任。

筆者從東涌開鎮後,便在市中心居住十多年,歷盡東涌轉變。過去每次北大嶼山有新景點啟用,都有突如其來湊熱鬧的人潮。即使人潮屬短暫現象,過去的官商機構都積極應對,減少居民不便,實在不像今天般「無為而治」。

一輪感性表達過後,各方陣營是願意一起讓東涌重回安寧,抑或是繼續讓東涌人受罪,就視乎各方能否拿出勇氣及執行力來處理。從政者的抉擇,東涌選民一年後會反映在票箱裡。

  • 巫堃泰,香港大學法學(人權法)碩士,「立言香港」共同發起人,曾參與並帶領多場社會運動,熱衷公共政策倡議,期望利用創意帶動社會變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