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廿三條立法時機到了嗎?》

近日自由黨又有大動作,黨魁鍾國斌已在立法會提交議員議案,題目為「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程序進行諮詢和討論」,議案最快可在 11 月 28 日於立法會大會上辯論。議案預料在分組點票建制派在兩組都過半的情況下獲得通過。議員議案雖對政府行為、政策並無約束力,但獲通過的政治意義甚大,意味住政府可以藉此為民意理據,展開廿三條立法工作。不過,廿三條立法時機真的到了嗎?

2003 年,政府就《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失敗,其實有多項因素左右,當中最大問題就是政府管治令人失信心,董建華政府施政引發了管治與信任危機。這樣的氣氛之下,政府根本沒有條件和理由推動《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就算硬推,也只會進一步令政府深陷政治危機當中。當年正值經濟大幅衰退,負資產湧現,又經歷了非典型肺炎這嚴重疫症的挑戰,那時候董建華政府處理經濟和社會問題已經疲於奔命,進行廿三條立法的條件根本並不成熟,最終自由黨倒戈令政府擱置立法,那就是社會形勢下自然的結果。

目前國際形勢比起 2003 年複雜得多,中美貿易戰已經升級成「新冷戰」,而香港自身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也因為美方對於中國干預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不滿,而遭到嚴重挑戰,前景完全不明朗。再加上貿易戰將會令香港經濟增長放緩,甚至引發樓市的危機。當政治、經濟環境困難重重,政府要推動廿三條立法未見任何天時、地利配合,進行立法就只會讓外國有更多藉口關心香港的一國兩制真正實踐,屆時可能聯手抵制並重新審視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僅此就已經可令香港陷於國際政治泥沼當中,動彈不得。

北京政府多次表態,習近平多次在政治領袖、媒體面前力挺林鄭,某程度就是為了消除那些強硬建制派的雜音。廿三條立法任務並不迫切。在國內外政經形勢劇變之時,有些建制派為了表忠,在明在暗企圖令政府夾硬展開廿三條立法工作,都是不顧大局、有心靠害的表現。這些建制派當然覺得自己最快表忠,看似最聰明的人,但實際上,他們只是為北京與香港政府添煩添亂。

北京政府縱使希望香港盡快完成廿三條本地立法,但他們已知道時勢也已經不為所控,多一事倒不如先少一事罷了。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