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對民主黨公平點》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強行搶去保安局女行政主任的手機。民主黨連日來的處理手法,被批評反來覆去、隨風擺柳。平常心看,任何危機處理都沒有最好,但民主黨今次按黨內機制處理事件,而非一言堂或者下意識的集體護短,已算讓選民見到該黨黨格。

爆出許智峯事件,民主黨眼前有幾多選擇?一、包庇許智峯,說事件屬茶杯裡的風波;二、一手推許智峯出黨,立即與許切割;三、搬出「政府不應該監察議員行蹤」的說法;四、轉移視線,把事件推說是建制陣營向民主黨的政治算帳,或許因為不滿林鄭月娥和民主黨重修舊好。

第一著,民主黨顯然是用不了,今次許智峯可說是人贓並獲,即使民主黨坦護他亦難以服眾。至於第二著,不少人批評民主黨第一時間把自己黨友推出來公審是落井下石。事件爆出之後,黨主席胡志偉及資深議員涂謹申陪同許智峯見傳媒道歉,之後一眾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集體鞠躬道歉。要說民主黨大難臨頭各自飛,實在說不過去。

既然「假學歷冇事、真犯罪冇事、漏報隱瞞乜都冇事」,搶手機都不應被責難?這絕對是詭辯!市民會服嗎?事情的本質在於「搶手機」的行為,議員不滿政府監察行蹤的做法,可以有好多方式去討論或爭取民意支持改變,但許議員的行為,將令這個爭取的過程百上加斤。當初不滿建制派坦護周浩鼎、何君堯的人士,為何今日身分轉了,贊成黨友護短的做法?跟一個爛蘋果較量,就得把自己搞得更爛?

劉慧卿以一普通黨員身份炮轟許智峯,認為他不適合留在民主黨及做議員。傳媒自行演繹這是民主黨「最高指令」要推許智峯出黨,但這是自作多情,劉慧卿已多次強調,事件須按黨的程序處理。她的目光更長遠,一時、一人的議席不是最重要的,黨格、人格才是選民最重視的。如今民主黨凍結許智峯黨籍,要他接受三人小組調查。民主黨按黨的規章處理事件,好處是告訴大眾該黨有制度,按制度辦事。

最後該黨如何決定,都會引來建制派及激進派攻擊,但民主黨先調查後裁決,亦表明避席立法會調查委員會,起碼是看得見的公正,比一聲令下全黨力挺黨友的政黨來得乾淨。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