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大橋混亂,折射大灣區融合中香港的尷尬》

港珠澳大橋開通後連續三個周末周日,東涌都迫滿內地旅客,可謂旺過旺角。對於過去相對寧靜的東涌居民來講,自然極不習慣。有人更擔心成為下一個上水,變成水貨天堂。政府看似拿此沒法,這就反映了大灣區融合的尷尬。

在大橋未落成之前,筆者有次坐飛機回港。當飛機降落本港機場時,背後的內地旅客見到旁邊的港珠澳大橋興奮莫名,說「國家建設偉大,真的好美好美」,更一度想鬆開安全帶起身拍照,筆者的香港朋友卻有點沒好氣,「有甚麼好看?就是這條橋嚴重超支,花光香港人的錢」。

內地民眾向來對跨海大橋、大型建設、地標特別感興趣,尤其覺得基建工程的成就象徵中國崛起,掌握先進的工程技術,反映出民族自豪感。在內地文宣攻勢下,這條全球最長的橋隧人工島合一公路,成為與萬里長城南北輝映的基建。自從在興建期間獲外國傳媒評選為世界七大建築工程奇迹之一,內地民眾早就磨拳擦掌準備來港一睹風采。

可是香港人在傳媒上接觸到的港珠澳大橋,全是「超支、偷工減料、大白象、融合、入侵香港」等等的印象。本來港人心中,大橋的形象已經十分一般,最新的更是「滋擾」!

要知道港珠澳大橋一日遊吸引的是廣東省一億一千萬人口的潛在旅客。大批正規、違規旅行團同一時間湧入東涌,是事前就應預算到的,但官員事後才醒覺,急忙補鑊。如此反映政府未有做好迎接大橋經濟的準備,亦未有確切了解本港的承載能力,引致東涌民怨大爆發。

大橋開通迫爆東涌的境況,可以折射出香港在大灣區融合上同樣的問題。

首先,香港政府過去不斷只計劃「攞著數」,想把自身解決不到的老大難問題,好似安老、教學用地等,盡輸往內地,但卻未曾準備好內地「倒灌」進來香港的人與事,本地系統有否能力接受?這些問題陸續有來,如內地人來港看病,對本地醫療需求大增,內地人想來香港接受教育,香港小中大學有足夠學位嗎?

當局一直扮駝鳥,目前「頭痛醫頭」,把東涌的人口問題引去屯門或市區,其他區就不會「迫爆」?

其次,政府在源頭減少違規旅行團的政策未見成效,主要在於廣東省當局在規管方面束手無策。香港在大灣區的融合中,每每需要與內地不同省市政府互動,大家行動的速度、規管的方法與尺度都不同。一葉知秋,港府目前與內地政府磨合的能力與速度可謂未能令人滿意。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