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一樣的空間,不一樣的運用》

近年社交媒體有幾個主要對象經常被質疑和批評,他們分別是中央、特區政府、政客和發展商。有些政策、措施和商業運營模式確實有改善空間,但是往往有個別人士、少數不合社會潮流的代表做的事被反覆討論,還有過於急促的手段令受眾反感,於是市民對政治和商業失去了一個客觀的審視和了解。

最近看到新聞,得知早前從領展收購了十七個商場的新買家基匯資本,著手翻新啟業運動場。本來領展手頭上繼承了不少舊有商場裡的公共設施,但歷年來沒有加以保養和維修。當轉手給新營運者,新團隊找了有豐富公共政策和行政經驗的年輕人主理項目,搭配擁有多年資產管理和零售業務經驗的同事,推動改變。如果單純看到「民坊」這兩個字,倒可能以為是新加坡政府接手了商場去營運。翻新運動場的過程中,他們選上了本地社企來合作,Slab 和 One Bite Social 都是深懂藍球文化的團隊。看到新聞報道的一些模擬圖,確實期待。

這個例子正好說明,硬件是死的,資本也是中性的,重點是什麼人跟什麼人合作,以及抱有怎樣的經營信念、對社區的承擔。

同樣地,本地發展商一些參與社會公益的項目往往也被忽略,主因相信是社會需要時間,用心才會看到。新地年前就捐出了元朗地皮,籌建一幢跨代共融的綜合服務大樓以及青年宿舍,而且也參與了政府提倡的青年共享空間計劃,在觀塘成立了工創空間,推動年輕人從事創新科技和創意產業。太古地產也將旗下物業部分面積改成 Blueprint,支持本地年輕人創業,並協助用戶與太古集團建立網絡,傳承經驗。而且兩家企業和發展商也長期推動文化、閱讀和藝術的發展,受惠人士頗為廣泛。

最近重看洛克菲勒寫給家族成員的信。希望在社交媒體上,多些年輕人談價值創造以及分享傳統的智慧。如果香港只剩下批評,無疑有強大的監察聲音,但就缺少了一起參與社會建設和推動進步的能量。

這既不是建制、也不是泛民的單純二元對立政治價值觀,而是在典型的資本社會裡,鼓勵大家善用資源,為社會同時創造財富、創新和平等的價值。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