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節慶系列.長洲太平清醮》

節慶系列前文:


長洲太平清醮,相信每位香港人都曾聽過,但不知又有多少人真的了解這揚名海外的著名傳統活動。有別於大部分的傳統節日,長洲太平清醮是一個起源於香港、且只屬於香港本土的傳統民間節慶,是代表著香港歷史文化的重要節慶之一。

長洲太平清醮每年都舉行,為期三天。以往的日期是通過問杯來定出的,故此每年不同,但由於 2000 年的問杯結果是正醮日為農曆四月初八,當日是佛誕假期,有大量遊人前來觀賞飄色巡遊,所以翌年太平清醮值理會再問杯時,就向北帝表達希望每年正醮日都定在農曆四月初八,結果得到勝杯,醮期便自此固定下來。

太平清醮中所謂「醮」就是祭祀、酬神之意,「打醮」的意思則為「設壇誦經,超渡鬼魂」的儀式。因此,太平清醮的起源充滿民間信仰色彩,種種文化習俗都圍繞這種信仰而來。長洲打醮全名是「玄天上帝太平清醮」,「玄天上帝」即北帝,是長洲最重要的神靈。北帝的香火是 1777 年由惠州商人從惠州玄武山北帝廟帶往長洲的,起初沒有建立廟宇,六年後,才由惠州歸善縣人林郁武發起建廟(註一)。

  • 北帝廟
    o 181115 b1a

 

相傳,太平清醮起源的其中一個說法是清朝中葉的瘟疫,正如長洲太平清醮特刊(2004 年)所記載:「長洲建太平清醮,源起於清朝中葉,當時本洲厲疫為災,死亡枕藉,洲民在驚惶之餘,群集北帝神前,祈求消災解難,得玄天上帝指示,延高僧設壇拜懺,超渡水陸孤鬼,奉神綏靖遊行街道,其禍乃戢,嗣後相沿演為一年一度太平清醮」(註二)。可見,太平清醮原本是長洲居民為了超渡洲內的孤魂野鬼、以除疫症的活動,嗣後成為一年一度的太平清醮。

另一個起源的說法則與港島上環太平山街有關,參看蔡志祥在八十年代的訪問,他記錄:「我在八十年代時,聽到惠州籍耆老羅先生及朱先生講述過一個不同的故事。據他們說,長洲的打醮開始於香港島的太平山街地區,當年在這個人口過份稠密的地區發生鼠疫,造成很多人死亡,此時有一位海陸豐居民將在家中神廳奉祀的北帝神像拿到街上,祈求瘟疫停止,其他居民亦上香禱告。不久,疫病霍然清除,自此以後,居民每年以北帝為中心,在太平山舉行打醮,用以禳災解厄,超渡亡魂。然而,不久香港政府為了加強防火安全措施,禁止在該地區舉行打醮,所以他們便將每年一次的打醮移往海陸豐聚居的長洲北社街舉行」(註三)。

對於太平清醮,很多人的印象都是搶包山比賽和飄色會景巡遊。其實當中還有很多不同的儀式,如「迎神」、「走午朝」、「超幽」、「送神」等儀式,只是由於政府為將長洲太平清醮包裝成節慶旅遊項目,把飄色巡遊以及搶包山比賽同樣安排於農曆四月初八佛誕公眾假期,令更多人接觸到,兩者亦因其本身娛樂性較大而為人熟識。

太平清醮最初只有酬神祭幽儀式「會景巡遊」,以前的巡遊只是當地居民帶著神祇的神龕在主要街道上走一圈,希望諸神祝福庇佑居民,驅除鬼怪而已。到了 1930 年代,居民才從廣東佛山沙灣引入了飄色巡遊。巡遊由小孩裝扮成神明或古今人物,站在支架上穿梭大街小巷。以前巡遊以獨立故事主題為主,如今則多以諷刺時弊為主題。

  • 飄色
    o 181115 b1b

 

搶包山則是太平清醮的重頭戲,過去,北帝廟前會搭建三個掛滿平安包的包山來祭祀,居民相信這些包子能保一家平安,所以醮期後每個氏族都會派人搶包,是由長洲島民自由參與的,成為長洲太平清醮的高潮。參加者要從四方八面蜂湧爬上數層樓高的包山,盡他們的所能搶奪掛滿竹棚的平安包,喻意全家人在那一年會行好運,而且搶得越高的包,會更加好運。但很不幸,1978 年的搶包山出了嚴重意外,一座包山倒塌,造成二十四人受傷,自此政府禁止了搶包山活動。其後的太平清醮,島上改為派平安包,失去了一大特色。直至 2005 年,港府為了推動旅遊業,批准復辦搶包山活動,並積極協助和推廣,但為了減低意外發生,搶包山活動已由傳統習俗變成體育競技,爬包山的人都是經過預選的「選手」,按嚴謹規矩參賽,並引入計分制。比賽期間,選手須腰繫安全帶,而搶的已變成膠包,跟傳統人山人海的搶包山一比,可謂遜色不少,不過至少仍保留了部分的傳統風貌。

  • 今時今日的搶包山
    o 181115 b1c

 

另外,今日遊人趨之若鶩買來吃的平安包,傳統只作祭祀之用,一向只掛在包山上,名符其實是給鬼神享用的,沒有人會賣和買。但太平清醮旅遊商業化後,平安包卻成了人人排隊搶吃打卡的食品,更推出了各式各樣的口味,甚至連包上的「平安」二字也被換上不同的卡通頭像。

  • 卡通平安包
    o 181115 b1d

 

按照傳統,太平清醮時,全長洲居民都要守齋戒茹素,紀念當年因疫症病逝的人。可是今天太平清醮的傳統意義越來越被淡忘,旅客的焦點都是搶包山和飄色巡遊。旅發局對外推廣這項旅遊活動時,更以「Cheung Chau Bun Festival」(長洲包山節)為太平清醮的譯名,將一項傳統活動嘉年華化,焦點只在搶包山和飄色巡遊,傳統意義被大大的淡化了。

太平清醮節慶化後,的確娛樂性豐富,令這傳統受到更多人認識,甚至揚名海外,吸引大量旅客遊人,長洲商戶會也趁機售賣各式紀念品。大批遊人到長洲消費,帶動當地零售和飲食業,也促進本土旅遊業。可是,過度的商業化,也會把傳統習俗蠶食,例如,打醮期間必須禁止殺生,島民須齋戒,使肉體和精神上潔淨,以前太平清醮期間,全長洲只有素食供應,連島上的麥當勞也只供應素菇包、薯條、蘋果批等素食,可是,近年太平清醮大受旅客歡迎,大部分食品店為了賺錢,照樣殺生提供肉食,如街上有很多肉串、魚旦燒賣等小食售賣。醮會也開始接受各界的贊助令醮會有更多人力、物力和資金的投入,令到長洲居民參與的機會減少,人們的意識漸漸冷淡。此外不少儀式被簡化,令到這個民間節慶祈福的色彩減弱,導致一些儀式沒有人去觀看,漸漸被人們遺忘,失去原本的意義。

長洲太平清醮每年都吸引大批市民,不少旅客慕名到長洲欣賞飄色巡遊及搶包山。長洲太平清醮不只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更因其獨特的色彩,而獲美國《時代週刊》雜誌網站選為「全球十大古怪節日」之一。

因此太平清醮是值得我們去保育的,要推廣一項傳統文化是困難的,難免要加入更多娛樂性和商業化,但應該從中取得平衡,如果因過度的娛樂性和商業化,導致傳統的文化大受破壞甚至失去意義,將傳統文化變為商業化的犧牲品,那豈不是本末倒置。

長洲太平清醮是一個起源於香港、本地獨有的傳統節慶,不但能令如今的年輕人對香港有更大的身份認同和歸屬感,更是不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希望將來人們在聽到「長洲太平清醮」時,腦海中不再只有飄色巡遊及搶包山,而是一項「代表香港歷史文化」的傳統節慶。

註一:蔡志祥,《香港長洲島的神廟、社區與族群關係》,收入鄭振滿、陳春聲編,《民間信仰與社會空間》,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3 年。

註二:《玄天上帝長洲太平清醮包山節會景巡遊特刊》,2004 年。

註三:蔡志祥,《打醮:香港的節日和地域社會》,香港:三聯書店,2000 年。

  • 林輝,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二年級學生,在《線報》撰有《味道系列.缽仔糕》;研究興趣為唐宋近體詩,希望有天自己所創作的詩文能得到別人的賞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