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許智峯唔抵幫》

真心想不到,到了 2018 年,竟然還有如此的政治災難,還是一名雙料議員的。許智峯這位仁兄因為一時魯莽,一手包辦政治鬧劇,搶去女 EO 的手機。許智峯在政圈已經待了很久,2011 年就首度在區議會選舉勝出,晉身區議會,並在 2016 年順利在立法會選舉中勝出,成為雙料議員。

今時今日的立法會,已不像過往般充滿紳士味道,現在每事都會成為政治鬥爭。兩大陣營對壘,稍一不慎,就會落得身敗名裂的下場,皆因對手會不斷地小事化大,製造輿論壓力打擊政敵。因此許智峯可謂是愚蠢至極。

現時公務員的「狗仔隊」,目的是監察場內是否有足夠人數參與會議,是否有足夠的建制派議員參與表決,並在人數不足時,請建制派議員回到會議廳。因此「狗仔隊」的設立,真的並非針對民主派議員(除非民主派議員才是議案的主要贊成者)。不論是民主派還是建制派議員,都曾經對「狗仔隊」的設立有所不滿,但未有一個如許智峯那般粗魯行事。做事有高手和低手之分,許智峯很明顯就是極低手。

任何政治人物一旦犯錯,都應該馬上毫無保留地向公眾和事主道歉,不應該含糊其詞,以免讓公眾認為道歉無誠意。不過,許智峯一開始只是向事主而非公眾道歉,還要帶點不情不願的感覺,實在令人倒胃。因此,事件升溫至今,許智峯完全幫不過,沒有理由要人保住他。假如建制派在此事上不借題發揮,就是他們自己有問題,錯失他們的入球機會。事情發展至今,其實都是合理和可預測的,沒有甚麼情節特別令人意外。

現時民主黨的處理手法,其實已相當恰當,沒有偏私,體現了事件的嚴重程度,也令支持者知道民主黨處理得當,鞏固了其本身的核心支持者。

我覺得許智峯雖想法愚蠢和做事粗魯,但罪不至死,未至於必須辭職的地步。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還請 2020 年民主黨不要再派許智峯出選港島議席了,否則只會引發舊事重提,影響民主黨和民主派的聲譽。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