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na《蠢藍絲自己證明:新移民領失業綜援多一倍》

有言在先,筆者支持內地人士依法享有居港權,正如很多評論所指的,這是家庭團聚的基本人權,是香港社會應該盡力履行的義務。這跟十年前的外傭居港權議題不一樣,對於外國國民,一個國家自能全面以本國國民利益為先,但港人和內地人都是中國公民,香港人沒有優先權,而應當承認內地居民依法享有的權力。

不過,有些作者,有些蠢藍絲顯然在幫倒忙。譬如有文章《邊個話好多新移民呃綜援?》羅列統計署的數據指,居港少於七年的新移民領取綜援者,所佔的比例不足 5%,在此當中,因低收入及失業而領取綜援的比例,分別只有 5.3% 和 9.4%。同時,他又列舉了,全港整體因低收入及失業而領取綜援的比例,分別是 1.9% 以及 5.5%。

用某位朋友愛用的方式「同情地理解」,他想以此說明新移民領取綜援的絕對數字很少。就這一點而言,這作者說的沒錯。另一個更簡單的分析方法是,假設回歸二十一年來,單程證人士每年來港的波幅不大,那麼,居港不足七年者可以粗略認為只佔整體單程證移民的三份之一,而按近日羅致光局長的網誌,回歸以來有九十六萬單程證移民。若不考慮他們的死亡數字,其三份一也只是三十萬,佔全港人口不足 5%。

然而,社會關心的不是絕對數字,而是比例。正如香港的犯罪絕對數字,當然以本地人最多,但反對南亞移民/難民者所攻擊的、社會關注的,是南亞族裔所佔的犯罪比例。那麼,按照上述博客的數據(善意的假設他沒有引用錯,筆者也無意核對了),居港未滿七年新移民因低收入或失業而領取綜援之比例,都大約是整體的兩倍,注意,這是「未滿七年」群體的整體綜援數字和其人口佔比相符的情況下,單單因低收入或失業而領取的比例較高。

在此,我們還不能簡單的下結論,因為還要考慮新移民的人口構成。譬如,若全部都是青壯年,那麼顯然就沒有「年老」的原因,即使青壯年的就業能力和其他港人相同,在其組別中「失業」的比例始終會較高。

我們不妨看看中學教的人口金字塔。從圖一可見,從 2006 到 2016 年,人口年齡的遞移符合整體出生率下降,唯 2016 年 0 - 15 歲者多於前十年,從圖三可見,這是因為 2004 年起的一段時期的高出生率。除此之外,較不符合遞移的就是 2016 年的 25 - 34 歲女性組別。鑒於內地移民以家庭團聚為主,而過去主要是港男娶內地女,因此可以認為這就反映了一批女性較多的新移民。參考圖二,外傭的影響已經在圖一撇除了。除此之外,我們不能從金字塔看到新移民年齡層的特殊分佈,相信與整體人口接近。雖然婦女一般就業比例較低,但這並不視為失業,所以我們考慮新移民的綜援類型比例時,只用考慮年齡層,即與整體人口差別不大。

  • 圖一:人口金字塔,撇除外傭;來源見圖
    o 181114 b10b

  • 圖二:人口金字塔,包括外傭;來源:香港人口趨勢及香港人口政策,何永煊
    o 181114 b10c

  • 圖三:香港出生率和死亡率
    o 181114 b10a

以上的分析,也符合保安局在 2017 年 11 月在立法會的答問,讀者不妨核對。

經這樣的考慮,我們才可以認為,新移民因低收入或失業而領取綜援之比例,都大約是整體的兩倍。因此,其實「未滿七年」新移民的整體綜援數字,將稍高於其所佔人口比例,因為在「失業、低收入」部份高於平均,但因最多只佔 10%,而新移民整體綜援數字又只佔全港不足 5%,才不突顯。

所謂「5%」不到,要這樣理解才行。數據這東西,要認真看待,準確解讀,否則最好只談理論。強答一波,引喻失義,只會授人以柄。某些作者動輒愛引用法律條文、統計數據,卻不求甚解,這樣對讀者是有害的。

筆者的立場是:確實新移民由於技能和文化等原因,較不容易在香港就業,我們不能因失業就把他們拒諸門外,反而應該幫助他們融入社會,貢獻所長。如果今日我們不幫助他們,明天就輪到我們自己被社會拋棄。沒有人是孤島,本土主義、資本主義法西斯最終消滅的是所有弱者,而在資本的邏輯下,所有人最終都是向下流的弱者。

反之,上述的那位博客以失業率來說事,暗中就認同了反對者的邏輯;要是新移民真的是失業大軍,難道他就主張效法特朗普,派飛虎隊用槍口對準他們?藍絲不是這樣做的,要考慮全盤論述,而不是被人牽著鼻子走。

 

問題是建制派跪舔慣了

讀者也許不同意:要是內地移民真的超出香港承受力,難道無止境的中門大開?筆者同意香港有權設限,畢竟內地城市也有同類的限制,外地移民有時只得「暫住證」。問題是:一,團聚是基本人權,只有它真的威脅到本地人的基本人權例如住屋時,才應該加以限制,如果只是吃少一餐米芝蓮,則本地人有義務吃少一餐,是否真的威脅到,要認真研究;二,香港即使要限制,也不能奪去內地的單程證審批權,這是內地公安的權限,香港應該有自己的配額,兩者並不矛盾,公安發了單程證,不代表香港不能卡住。

問題是,我們奇葩的公務員政府缺乏前瞻性,不能從人口政策角度去卡,只敢按現行法律卡,比如刑事犯罪之類;而建制派的跪舔對象,只不過從英殖政府變成中央政府,哪敢卡住公安同意了的決定?建制派的立場,其實不把自己當一個普通、平等中國國民,要麼爭取又吃又拿的「國民待遇」,要麼唯唯諾諾。

  • Omena,少年中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