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葉劉落東涌為乜?》

港珠澳大橋開通後,大陸旅客一窩蜂湧到東涌遊玩,這件事本來沒什麼好評論的。正所謂「新屎坑三日香」,不少人都喜歡嘗鮮,到了大嶼山想購物又沒什麼景點,便自自然然地跑到東涌了。過了一段時間,嘗鮮的心態便會散去,東涌又沒什麼旅遊特色,旅客人潮自然會消失,屆時搞不搞分流,也沒什麼所謂。

當然,在中港矛盾日漸尖銳的今日,加上下年將舉行區議會選舉,東涌兩個選區的區議員都是建制派,泛民和本土派自然借此鬧點事。因此,看到上屆在東涌南參選的王進洋,連同新民主同盟的譚凱邦,跑去搞什麼「光復東涌」,也是意料中事。至於親建制的「珍惜群組」,也跑到去東涌湊熱鬧,兩幫人馬互相指罵,也是可以理解。香港是自由社會,不同立場也有表達自由,只要兩幫人不是打大交,便沒什麼問題。

不過,對於東涌居民來說,這樣的鬥氣互罵場面,確實是一種滋擾,他們勞煩當區的建制派議員出手,也是很自然的事。最終結果,便出現了東涌北的新民黨區議員傅曉琳,找上了自己的黨主席葉劉淑儀,跑去試圖勸交,再被兩幫人馬鬧到落荒而逃的一幕。畢竟,新民黨在上屆的東涌北選區中,得票也不過比公民黨的余俊翔多 32 票,他們不去做點事,下屆區選余俊翔捲土重來,便可能落敗收場。

因此,當有人不點名批評葉劉跑去東涌勸交,是要趁機在東涌建立辦事處「插旗」,力圖擊敗現任當區區議員的一刻,確實感到莫名奇妙。拜託,請有些人砌生豬肉之前,為何不先做一些功課呢?如上所述,現時東涌北的區議員傅曉琳,她本身便是新民黨黨員,當日她也在場。新民黨晨早便已在東涌插了旗,插過旗,又怎樣再「插旗」啊?還要擊敗當區區議員,新民黨是要自己派人打自己?
更好笑的是,有人還要上綱上線,吹到葉劉當日去勸交,是要「儲定籌碼」,為日後的立法會選舉和特首選舉熱身,藉此「挑戰特首林鄭月娥的權威」。人家明明在護盤,你硬要說對方「插旗」,已經有夠亂來;葉劉上屆立法會選舉,是港島區票后,東涌在立法會劃入新界西,又關她要選立法會什麼事?
至於特首選舉,現時根本未有普選,仍是一千二百人選委會產生。即使她真的要在東涌「插旗」,可以儲到哪門子的籌碼?難道有人會認為,新民黨在區議會多一、兩個議席,便能影響到選委會選舉的選情嘛?即使有人要砌生豬肉,要打扮成建制派,玩起挑撥離間的下三濫玩意,也不能拿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夾硬穿鑿附會吧?

  • 陳凱文,《香港投資日報》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