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時代遠去,悼金庸、鄒文懷》

香港最近被一股失落的情緒籠罩。一位文壇泰斗金庸、一代電影大亨鄒文懷相繼離世,也默示著香港文化影視界領導華人社會的光輝時代悄悄遠去。今天起至本月 30 日,香港文化博物館金庸館外設置弔唁處讓公眾人士簽署弔唁冊,向著名作家,資深報人查良鏞博士(筆名金庸)作最後的致意。

曾幾何時,兩岸三地、長於西方的華僑,誰不是看金庸武俠小說改編的電視劇、電影長大?誰不祟尚郭靖、喬峰的武俠精神?誰沒有看過鄒文懷出品的《唐山大兄》?誰不認識李小龍?

整個華人社會都對兩位老先生的離世感到惋惜,惋惜更在於兩人追求創新、完美的價值。

金庸先生一股文人風骨,不論他辦報以至從政,都貫徹其俠骨。金庸對華人文學社會的貢獻絕對無出其右。其小說的出色不只在於場景設計、情節引人入勝,而更在於他在小說中推祟的俠德改變了過去的「中國武林」,也改變了華人社會的不少的深藏文化,例如他反對舊式武俠小說中任性殺戮的觀念,《倚天屠龍記》中周芷若又打破了舊武俠小說中正邪二分觀念,《天龍八部》中涉及大宋、大遼、大理、吐蕃、西夏、大燕、女真等民族,擺脫中國多年狹隘民族觀念。金庸小說在當時的時空中,突破了多個華人社會的既有觀念。到金庸辦報時,不跟隨當時左派傳媒一味唱好大陸的風潮,主張講真話報導大陸難民來港的苦況。他的一生不斷追求為社會及民族帶來進步。

鄒文懷先生亦是不斷求新之人。由《唐山大兄》取得成功後,他並無停步,又與許冠文、許冠傑合作,拍攝《半斤八両》、《天才與白痴》等,亦曾捧紅成龍、洪金寶等演員。2007 年鄒文懷將嘉禾出售予內地公司,同年宣布退休,2008 年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在劉德華懷念鄒文懷先生的留言中可見,鄒文懷一生都是追夢人︰「猶記得當初拍電影《桃姐》時,這位亦師亦友的前輩給我說放任的去追夢,但追夢時候可以丢了夢,別丢了自己,他一的生印證了一切。」

每個年代都有它的局限、困境。能否打破常規,在於心態,在於行動。年輕人,與其單單怨社會讓你坐困愁城,不如用你的意志想方設法找出突破口。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