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民企突變香餑餑,中央暴力打救》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習近平親自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並且發表講話力挺民企之後,昔日「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民企,突然變成香餑餑。中央各大部門紛紛表示對民企的關愛,銀監會甚至定出目標,三年後,銀行業向民企貸款比例佔新增的相關貸款不低於一半。但是,這種運動式救民企的模式,會否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帶來隱患呢?

外有中美貿易戰衝擊,內有去槓桿收緊流動性,加上「私營經濟離場論」甚囂塵上,民企陷於困境,私營老闆憂心忡忡,持續下去亦將危及中國經濟。11 月 1 日,習近平親自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並且發表講話,試圖給民企「定心丸」,親口道出民企目前遭遇「三座大山」:市場的冰山、融資的高山、轉型的火山;「三重門」:捲簾門、玻璃門、旋轉門。

一句「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折射出民企困境的根源。正是因為長期以來,國企被視為「嫡出」,大型央企被視為「長子」,民企只是「野孩子」,才受到種種歧視。正如總理李克強說:有的金融機構對民企不願貸、不敢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怕擔風險、擔責任。

在習近平發話之後,民企突然成為寵兒。中央各大部門,一行兩會、銀保監、商務部、財政部、稅務總局、發改委、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中央統戰部,紛紛加入呵護民企行列。難以想像的是,連「刀巴子」也出動護航。

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說,各級法院要「依法平等保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並「堅決防止將經濟糾紛當作犯罪處理」;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張軍說:充分考慮保護企業發展需要,刑事案件涉及民企行賄人、民營企業家,要依法審慎採取強制措施;司法部長傅政華說,對民企經營中的一般違法行為,要以教育為主,不能一味處罰、一罰了事。

不是說好「法治中國」嗎?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嗎?憑什麼一夜之間民企老闆突然有了特權,行賄犯法也可以得到保護?司法機關對民企的「突然關愛」,反而令人質疑法律的隨意性 —— 今天為了維穩需要,民企具有超然地位;明天經濟好轉,老闆分分鐘成為階下囚。

繼人行要求銀行對經營良好暫遇困難的企業,不得盲目抽貸、斷貸,銀保監主席郭樹清最新表示,爭取三年以後,銀行對民企的貸款佔新增公司類貸款的比例不低於百分之五十。

銀行過去是不肯貸款給民企,現在為了完成指標,可能沒有經過仔細審核,就拼命貸款,甚至各出花招、降低利率給一些明星企業,根本不考慮企業是否有需要,發展方向是否有前景,貸款是否被用於主營業務。

這種指標市命令,是為了給民企輸血,卻令人擔心引來後患。一些大型民企過去之所以陷入困境,某個程度就是被銀行害死的,拿到太多貸款,不知道怎麼花,結果「不務正業」,炒股炒樓,投資自己不熟悉的行業。

市場最無情,股民最現實!銀監督促輸血民企,卻令人質疑有關措施可能會加深濫貸問題,引發廣泛債務危機,導致滬深銀行 A 股及內銀港股均大跌。

民企需要支持和善待,但要慎防暴力打救。關鍵還是要切實做到對國有企業、民營企業一視同仁,從根子上解決不願貸、不敢貸問題,而不是骨子裡扶持、壯大國企,偶爾才發現民企是「自己人」。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