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迫爆東涌亂局,陳帆該問罪》

港珠澳大橋通車後經歷三個周末,各種流弊湧現,由口岸接駁巴不足致大排長龍、旅遊巴上落客申請程序苛刻,以至內地旅行團隨 B6 巴士湧到東涌,令居民苦不堪言。主管交通安排的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聯同商經局及民政局在上周五(11 月 9 日)急急開記者會撲火,宣布幾大補救措施。大橋口岸及東涌三星期來的亂象,反映當局的風險管理及應變意識接近零,明明對大橋的車流人流早有估算,但在跨境巴士上落客、接駁巴路線、周末疏導旅客安排等方面,均是臨急抱佛腳,通車後慌忙補漏、一改再改。

交通安排不善升級為政治動員

東涌近來成了最新的內地一日團旅客集散地。旅行團(部分被指是無登記的旅行團,或沒有本地導遊)湧至東涌搶購日用品,打擾居民的清靜生活;B6 巴士成了旅行團的廉價旅遊巴,巴士站大排長龍。港府混亂的交通安排,猶如向反對團體大派免費政治籌碼,將交通安排不善升級為政治動員。

多名非建制派人士及部署區議會選舉的地區團體,例如新民主同盟區議員譚凱邦、傘後組織「東涌人」成員王進洋、「葵青知事簿」發起人張文龍,均到東涌監察或驅趕違法旅行團,又向公眾宣傳東涌的亂象;王進洋、譚凱邦、「學生獨立聯盟」陳家駒等人更在周日(11 日)將行動升級,揚言要「光復東涌」。

另一邊廂,本身是東涌南區議員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則飽受政治壓力,連日來忙於周旋在居民與政府之間,催促政府盡快平息民怨,他周六在東涌視察時更被示威者狙擊,要警員護送離開。還有行會成員、新民黨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周日聯同該黨的東涌北區議員傅曉琳到場視察,被「光復東涌」行動者包圍,場面混亂。周浩鼎和葉劉的遭遇都突顯了建制派目前的窘境。

光復再現,平添政治風暴

港珠澳大橋的通車安排,不但無法展示港府宣傳的經濟和民生的益處,反而令人聯想到「引清兵入關」、「特洛伊木馬」、「潘朵拉的盒子」。稍為丟淡了的中港矛盾及水貨客亂象,再次進入港人的意識,本土派的「光復」行動重現,新的政治風暴已經點燃。

屯門南居民亦表達憂慮,在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開通後,屯門會成為下一個「淪陷區」。

宏觀地審視今次通車風波,更會牽連政府正推動或將推動的重要基建。政府如今連一條大橋開通也搞不好,恐怕會打擊其他基建發展的說服力,諸如標榜交通先行、完善本港鐵路網絡及公路/橋樑接駁的「明日大嶼」。

林鄭重組內閣,陳帆「應記一功」

在上述風波中,運房局局長陳帆責無旁貸。作為運輸的主事官員,他已三番四次展示能力如何不濟,在高鐵一地兩檢、風災後交通混亂、港珠澳大橋交通配套等重大事件或危機處理上,常常遁跡銷聲、樂得做透明人,不是要「奶媽」林鄭代為出頭,就是要引爆民怨才後知後覺出來補鑊。

筆者上回談到,林鄭有意將運輸及房屋局分拆為二,獲泛民建制兩派廣泛支持,除了因為運房局的工作範疇太廣、太繁重,更反映政圈對陳帆投下「不信任票」。這名越級升官的前機電工程署長,在近一年半前的上任前夕曾叫記者「我希望大家給時間,看看我們日後用行動證明,看看我們成績是否符合你的期望」。筆者想,陳帆的表現已是有目共睹,如今他最大的貢獻,可能是促成泛民建制難得的共識,加速分拆運房局的進程。

有些政界朋友形容,學者出身、擔任過多項公職的副局長蘇偉文,處事比陳帆還要穩妥,能擔大局。林鄭在進行其小型內閣重組時,必須審視哪些問責官員應為政策失誤負責,羅致良將,重新佈陣,才能踢好球賽的下半場。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