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光房為什麼搞不起來?》

本港土地嚴重不足而有關的供應未及到位,政府近年協助和促成不同類型的、由民間主導和推行的方案,以提供過渡性住屋。坊間有些機構如寶庭重建發展就成立了中小型業主會,又有社企如民社相寓等的設立,目的都是為基層提供舊樓翻新的住戶,算是一個小型的過渡性房屋計劃。最近他們就幫助一個家庭,該家庭月入約 13,000 元,本來只是住在不到 30 呎的劏房,經過區內的社工轉介,居住面積大了,而且也讓小朋友有更好的生活條件,在等待上樓時算是找到好一些的居所。從他們的網頁看到,一些翻新的舊樓面積雖然小,但是落足成本去做,居住起來比起市面的劏房好很多。

香港空置的舊樓,或閒置的土地不少,特別是官地。在觀塘、荃灣等地,不少舊式工廈的租用率都不足。但是何以依然有這麼多人要居住在劏房、輪候公屋的人數還是持續上升?主因是經營過渡性房屋不是易事,當中包括營運、安排合適家庭、處理租務問題、以及思考土地用途和項目回報。政府不能夠只是完成第一步,找出發展商、工廈、舊樓的業主提供土地就算,更要有中長期規劃,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執行才行。

最近出席講座,聽到社聯的分享。它們不時獲得一些善長人士捐出單位,但一些是大單位而只有一個洗手間,一些又是偏遠地區,致使要找到合適的租戶也不容易。因為基層家庭一般只有月入不到 20,000 元,每個月也只有幾千元可以用來支付租金。筆者認為非政府組織可以與一些團體合作,把這些大單位租給專業人士,再用相關租金以津貼基層。這樣就能創造最大的效益。有關的一些行政和租約問題,政府方面可以提供意見和協助。

而且,政府現時有不少空置土地,除了用作住宅房屋外,可以作其他工商業用途。政府不妨定期發布產業署的資料,並主動聯絡社福機構、發展商、馬會等攜手找出可行的方案去發展,同步解決土地問題。

筆者期望未來發展局的撥款能促成更多有意義的改造工程,善用政府閒置土地,特別是空置校舍。

參考:可供非政府組織申請以短期租約形式租用的空置政府土地。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