峻宇《許智 phone 事件:反對派無賴,建制低 B》

許智 phone 事件發生了有一段日子,大家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的見解是:反對派無賴,建制派低 B。

先講反對派如何無賴。許議員強搶民女手機,擺明是無賴之事,但更無賴的是其理由。

第一,說強搶手機的所謂理由是「政府人員監控議員(狗仔隊),侵犯了議員私隱」。議員於立法會開會,是公事不是私事,政府亦有責任記錄議員有否開會,盡力保証會議能順利進行而不會流會。如果許議員的說法成立,那請全港所有學校和僱主都不要「監控」學生和僱員有否遲到早退了,因為所有這些記錄,跟據反對派的說法,已構成侵犯「私隱」。

第二,說許議員搶手機的目的是「公義」不是「私利」,所以即使搶手機也可接受。那麼日後如果有人被欺凌,那第三者就可以基於「公義」去出手教訓那欺凌者了,出手打他又點?都只是為了「公義」,又沒有「私利」。或者,現在很多時有人在街上爭執,都有人拿手機出來拍片,那我們就有大條道理去搶人家手機了,你影我或其他人,侵犯了私隱,我當然可以搶你部手機啦!反對派話無問題喎,許議員都這樣做啦!

明是錯,還講到自己大義凜然,真是無賴至極!

至於建制派如何低 B?事件一出,最初連他所屬的民主黨都不保他,譴責他,但建制派就以為可以玩死他,以為是大好機會搞多次 DQ,於是發動鋪天蓋地的攻勢;反對派原本就此事有內部不同看法,但建制派過度政治操作,就搞到反對派內的激進派有藉口死保許。

原本,若建制派只提出譴責動議,不過度政治操作提罷免,就能靜待反對派內部溫和及激進兩派爭吵,看看能否導致到溫和派不保許,從而通過譴責動議。就算最後,溫和派不敵激進派,最後都要出來保許而不通過動議,到時建制派大可出來口誅筆伐,話反對派出爾反爾,最後都是護短!讓反對派在市民面前丟人現眼!

但現在建制派一早就出來口誅筆伐,一、浪費了反對派內部矛盾加深的機會,二、讓反對派團結了起來,三、最重要是,中立輿論和中間民眾原本是譴責許的,卻因為建制派的過度操作而多了對許的同情。建制派真是低 B 至極!

  • 峻宇,土生土長徙置區長大,自小讀書成績平庸,捱下捱下新聞系大專碩士畢業,但在這個識人好過識字的年代沒有人脈,唯有寫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