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許智峯係民選議員,So what?》

近日,民主黨許智峯搶女 EO 手機一事,鬧得沸沸揚揚。對手犯錯,建制派當然要口誅筆伐啦?至於那些假扮建制派的筆桿子,當然又是發揮作用的時候,幫許智峯說好話,說他「罪不至死」。比較使人詫異的是,是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表態,支持民主黨開除許智峯出黨,並要求他引咎辭職。

不諱言的說,劉慧卿能夠「是其是、非其非」,甚至主張大義滅親的想法,確實使人敬佩。可惜,她在民主黨已經裸退,成了普通黨員,在民主黨已沒決策權。民主黨現屆領導層,則選擇從輕法落,只是凍結了他的黨籍,還要發表聲明,表明劉慧卿的言論,只是她的個人意見,不代表黨的立場。

問題又來了,民主黨點解要專登發表聲明,跟劉慧卿劃清界線呢?因為他們不敢得罪泛民的所謂年輕一代。現在所謂的泛民新生代,哪懂得大義滅親呢?他們滿腦子政治利益、政治盤算和鬥爭意識。為求顧全所謂的「大局」,他們不惜護短包庇,甚至將錯事講成啱。當然,他們也自知理虧,於是便只好大玩誅心論,將劉慧卿的仗義執言,包裝成「切割」,甚至扣她一頂「投共」的帽子。

當然,純粹從政治搏弈的角度來講,他們擔心丟了許智峯一席後,再難取得回來,讓建制派漁翁得利,也是可以被同情地理解的。不過,理解也好,包庇也罷,總不能捩橫折曲得太難看吧?好像香港眾志、社民連在內的多個團體,早前便舉行集會聲援許智峯,指他已就事件道歉,議員經民意授權產生,議席不應被剝奪。

言下之意,議員經民意授權產生,便在任何情況下擁有特權嘛?不是嘛?否則,羅冠聰當日為何又要動議譴責周浩鼎呢?這不是自打嘴吧嘛?論民意授權,周浩鼎也是循超區產生的直選議員,論得票還要比許智峯還要高,難道建制派的選票便不是民意,只有泛民的選票才算代表民意嘛?

總之,議員若是觸犯形事罪行,一樣需要承擔法律責任。《基本法》也明確規定,議員若是犯有判監一個月以上的刑事罪行,行為不檢或者違反誓言,便可啟動彈劾程序,解除他的議員職務。若是許智峯因為搶手機而被判監,泛民中人還要力保他,便是為了黨派一己利益,而選擇偏袒徇私。

至於他們拿周浩鼎跟許智峯比較,則是臭蟲論。我們先假定周浩鼎當日真的失職,在建制派包庇之下,結果保住了議席,所以泛民也要包庇徇私嘛?那樣的話,他們跟建制派有什麼區別呢?況且,若真是要拿周浩鼎跟許智峯比較,周浩鼎的所謂失職,牽涉刑事罪行乎?沒有啊﹗相反,許智峯是涉嫌觸犯盜竊和普通襲擊罪,兩條都是刑事罪行來的﹗論嚴重性的話,當然是許智峯的行為更嚴重吧?

還是那一句,泛民想包庇,是人之常情,但是理由編得好一點,行嗎?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