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懿婷《節慶系列.盂蘭節》

節慶系列前文:


農曆七月,是坊間俗稱的「鬼月」。提起「鬼節」,大家必會想起各種「禁忌」,但孰真孰假,都是對傳統的另一種了解。但是,民間常說的七月十四其實並不是正日。農曆七月十五日才是盂蘭節的正日,由子時開始,即農曆七月十四晚上十一時直到十五的凌晨一時。

盂蘭節,又稱「中元節」,是中國傳統的祭祖節日之一;兩種不同的名字,是源於中國宗教的不同。「盂蘭節」是佛教的說法,「中元節」則是道教的說法。由古到今,民間、宗教對這節日的由來都有不同版本,眾說紛紜。

佛經的故事中,盂蘭節是源於釋迦牟尼十大弟子之一,目蓮。目蓮在練就成通天眼後,看見逝去的母親竟身在地獄,成了餓鬼,嘴裡全是煙,吃不下任何東西,甚至連他用法力送給母親的飯菜,一到嘴邊也變成了烈焰。目蓮十分心痛、難過。於是請求佛祖。但佛祖說其母親罪孽深重,並非一人之力就可化解。而十方眾僧會在七月十五日時出來活動,若要拯救母親脫離苦難,必須在那天準備好百味五果,放在盆中供養眾僧,借助力量就可以令母親、其他人早日投胎。目蓮依照佛祖的話行事,母親果然離開了地獄。從此之後,目蓮更加奉勸世間人要行佛祖的盂蘭盆法,供佛供僧,報答父母之恩惠。

根據《佛說盂蘭盆經》的內容,「盂蘭」有「倒懸」的意思,而「盆」即是「救器」;所以,佛祖所說的方法,是以「盂蘭盆」作為救倒懸痛苦的器物,以拯救地獄的眾生。因此,盂蘭節也有了祭祀祖先、教育後世飲水思源、孝敬父母的寓意。

至於道教,勝會分三次舉行,合稱為「三元」。「三元節」是道教的大日子,分別是「三官大帝」:天官大帝、地官大帝以及水官大帝的誕辰。天官誕辰是正月十五日,稱為「上元」;水官誕辰在十月十五日,稱為「下元」。而地官誕辰七月十五日,則是「中元」,是農民酬謝土地的日子,同時也為求赦免亡魂的罪,普渡孤魂野鬼。

大家相信在農曆七月,地府會釋放出所有的鬼魂。所以在這段日子,坊間會燒紙錢、紙衣、擺供品祭奠已故的親人;同時,也會街邊燒紙錢祭祀孤魂野鬼,希望他們在陰間有得吃,穿得好。若迷信的人,當然也希望保家宅平安,不要「搞鬼」。

「燒紙錢」其實也有個典故。相傳在東漢,一位叫尤文一的書生,寒窗苦讀數十載,都未能為官。最後只能棄文從商,跟隨蔡倫學習造紙術,並繼承了他的事業。雖然他造的紙好,可惜當時用紙的人少之又少,因此出現了滯銷。尤文一為此苦惱,茶不思飯不想地臥床三天後,鬱鬱而終。妻子對鄰里哭訴家境不好,沒有東西陪葬,只好燒紙給他。當燒到第三天,尤文一突然起了身,一直叫:「快燒紙!」並告訴身邊人:「我活過來了!閻王放我回來了!你們燒的紙到陰間變成了錢,我用來買通閻王,他就放我回來了!。」

事情傳出後,一位富貴的員外找來問:「我家世世代代用真金白銀陪葬,這不是比紙更加值錢嗎?」,尤回答:「您有所不知啊!再值錢的金銀只不過是人用的,哪能帶下去用呢?燒的紙才能到地府去啊!若您不信,可掘開祖墳看看,陪葬的珠寶金銀是不是還在?」,員外聽了後覺得有道理,於是也買了很多的紙。後來,尤文一的紙可說是供不應求。而事實上,這也只是為了生意,由尤文才與妻子設下的騙局,但最終,為逝去的人燒紙錢、紙衣的風俗,一直流傳至今。

盂蘭節的盂蘭勝會原不是香港的習俗,但卻是如何傳入?原來,香港開埠早期,大批的潮州苦力在銅鑼灣渣甸糖房工作,經常發生意外,漸漸就傳出了鬧鬼傳聞;他們希望按照家鄉潮州習俗,在香港舉辦盂蘭勝會,安撫亡魂。於是在一八九七年的時候,成立了香港歷史最悠久的潮籍盂蘭勝會 ──「公和堂」。於是盂蘭勝會就在香港興起了。

o 181107 b1a

o 181107 b1b

 

每逢農曆七月,在香港不同的公園、球場都會舉行盂蘭勝會,其中更加有不同的活動,例如祭祀、神功戲、派平安米等。其中,最為人所知的當然是神功戲。神功戲的「神功」是「做功德」的意思,為了酬謝鬼神、娛樂鬼魂。民眾就視為娛樂活動,一起前往觀賞。由於「鬼」給人的感覺是陰森恐怖,「鬼節」的戲是否如同「鬼電影」一樣可怕呢?其實,神功戲只會做好兆頭的戲。

對於神功戲,坊間有傳言指,戲棚內的第一行會留空給鬼坐,讓它們欣賞戲目。一切也只是謠言!第一行的座位其實是留給鄉民代表或有身分地位的嘉賓。可惜,貴人事忙,會有因事務繁多等原因而缺席或延遲入場的情況出現。

盂蘭節其實並沒有想像中恐怖,所謂的禁忌很多都是沒有根據。無論是否善男信女,都不應該做出有辱節日祭祀之事,對於傳統都要保持尊重的態度。現今的年輕一輩,對於傳統的了解又有多少;盂蘭節對於他們來說,可能只是有「鬼」的節日,以及不能靠牆走、見人「燒街衣」不能回望,不能穿紅衣,不能做一系列的行為而已。漸漸地,其實傳統習俗會被「邪惡化」、扭曲;一個原本祭鬼神、祭先祖的節日,成為滿是禁忌,人心惶惶的日子。俗語也說了,「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

我是農曆七月十四出生的人,是「天胎」,對於在這「特殊」日子出生的人,有眾多的言論。很多人認為只是個不吉利的日子,有在這日出生的人,天生擁有陰陽眼,或者是「雙面人」,甚至有人同我說過:「聽說農曆七月十四出生的女人,心腸歹毒得很!」,對於此,我也只能一笑置之。看看,他們對原應了解的習俗一概不知,但對於聽說的謠言卻大感興趣呢!

我卻覺得既然與這節日有緣,不妨親自去了解。所以特意參加今年維多利亞公園盂蘭文化節的「搶孤競賽」,以求在活動中體驗文化。由來是以前勝會結束後,以往的鄉紳會將祭品用來濟貧。村民們會爭奪原是鬼魂野鬼的祭品,所以稱「搶孤」。我們帶著潮州人的竹帽,腰系下田用的「水布」,手持約八呎高名為「孤承」的竹籮筐,搶接「福米包」,玩得不亦樂乎。

其實,中國的每一個傳統都很值得去探究;在香港這多元化的城市,有著不同的文化節日,更加值得去細探。不同的節日,背後有不同的趣味傳說。當初的我對盂蘭節也是抱著畏懼,但真正去嘗試了解後,原來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們對它的扭曲、幻想。現時的盂蘭節勝會其實不如以往,就算前往看戲的大多都是老一輩;隨著時代的變遷,快速的生活節奏,人們哪有閒情逸致?老一輩約上鄰里好友前往聚舊看戲,有說有笑;再看看身邊的摩天大廈、樓宇,鄰里關係漸漸疏離、人情味又在哪?難道不相熟的人會一起去看戲嗎?年輕的一代,又有誰願意去接觸傳統戲劇?家鄉是潮州的年輕人,還記得潮語嗎?

時代的變遷,漸漸也磨滅人對傳統的認識;百年之後,又有多少傳統節日、習俗會被留下呢?誰知道?倒不如趁現在再多多了解了解這「恐怖」的節日吧!

  • 謝懿婷,香港中文大學持續進修學院,中文高級文憑二年級學生。曾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參與沙田文化藝術推廣委員會主辦的《社區劇場體驗計劃 - 好.歌獻沙田》,於沙田大會堂進行話劇表演。在《線報》撰有《味道系列.艾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