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天下真的只有賊嗎?》

回應博客:法印《天下無俠》

十多年前,曾經有一套電影叫「天下無賊」。片中有個角色叫傻根,抱著辛苦賺的錢回鄉下,他說過一句,「山上的狼都沒害我,我就不信人會害我」。

剛巧朋友發來博客法印的新文章,評論建制派和泛民的政客。筆者都認為,二十一世紀的政壇,確實不需要俠士,也不需要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只需要少一點加害人的賊就夠了。

香港市民,大部分一如傻根,不論是月入十萬的中產,還是月入一萬五的基層,大家都是月頭出糧,省著給自己、家人和供養父母;住在一千呎的私樓也好,一百呎的劏房也好,都期盼強積金不要大跌,股票每年有息派,交通費不要亂加,安安分分上班下班賺點錢。

可惜,過去二十幾年,建制派部分議員,總是希望政府把錢分給他們和旗下的團體:在十八區建一些無謂的設施,不同的局總是有一些錢分給不懂得搞手機程式的公司、不懂得科技的初創公司,每年有十幾億用來辦遊學團和地區活動。

說實話,通過撥款興建的港珠澳大橋和高鐵,哪怕是多建一條海底隧道,泛民即使全體投票支持也不為過,因為基建尚可以用時間換回價值,也創造了就業機會,甚至是部分建制派說不出所以然的賣地收入、投資價值等,都是社會的潛在好處。但看看,民政局、教育局和區議會每年各式各樣的小型撥款,如果說一些泛民是岳不群,那些沒有專業技能的建制派只是拿著政府撥款給自己友,又應該怎樣算呢?

近期有不少人喜愛套用金庸小說去看政壇,年輕人沒有讀過,確實應該翻一翻,但在武俠小說中,正邪分得清楚,現實卻不是那麼容易看清。就拿馮檢基、李卓人、陳凱欣為例,年輕人如何判斷他們是好是壞?我看三個人在這次九龍西補選,表現和理念都是異常差勁,而促成這場武林大會的搞手,在背後倒是高興得不得了。

大家記得為什麼有這一場補選嗎?就是當年選舉後,有一個議員被褫奪了議員的資格,而現時的三個候選人又是怎樣出去的?陳凱欣是建制派沒有特別想派人出來而推舉的,李卓人是因為劉小麗被褫奪參選資格後出來的,馮檢基則是被排斥的前民主派代表。九龍西泛民何以沒有一個段譽、喬峰、而建制派又出不了一個任盈盈呢?筆者認為,法印只是看到泛民不濟的側面,卻沒有看到建制派連一個另類一點的候選人也出不來的悲哀。

泛民往後的日子逐漸變得順服,不是壞事,一國兩制的框架要守,港獨也無需再談。填海與否的關鍵在於面積,而與中央的關係也並非全面對抗,事實上香港的反對派的自我定義,不應該再是全面對抗政府,而是提出合理有建設性的方案去監察政府。

那麼問題是,建制派往後的日子又應該如何走呢?倒想問問法印,除了陳凱欣,還有韓國瑜一樣的建制派如鍾樹根、鄧家彪,但兩年後,有沒有機會給個區,讓他們翻身呢?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候選人包括:馮檢基、李卓人、陳凱欣、伍廸希、曾麗文。)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