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單程證正是要防止內地居民湧港,誰在妖魔化?》

劉信較早前的文章引來了不少迴響。有朋友質疑我反對單程證和所謂「新移民」來港。同時,網上繼續有不少反對單程證來港和歧視「新移民」言論,繼而指責泛民過去幫「新移民」打官司,是損害了香港的利益。劉信因此覺得有必要指出,部份人在單程證政策和「新移民」問題上,存在着一些誤解。

首先,劉信是不反對現行的單程證政策,亦不反對所謂的「新移民」來港。事實上,將單程證申請者稱作「新移民」,用詞並不準確。單程證申請者跟其他移民不同,他們跟港人有着直系親屬關係,而單程證政策的本意,是協助港人在內地的配偶、子女和父母來港定居。因此,跟其他港人沒直系親屬關係,透過專才計劃來港的內地居民,才應算作「新移民」。

其次,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根據《基本法》第 24(3)條規定,本來跟本土出世的港人子女一樣,自出娘胎的一刻起,便擁有居港權。然而,按照《基本法》第 22(4)條,以及後來的第一次人大釋法規定,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也須先取得單程證,才能來港定居,所以現時一百五十個的單程證配額當中,便保留了六十個配額,撥歸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來港。

當年的居港權爭議,是後來加入公民黨的李志喜大律師,在吳嘉玲案中強調,由於根據《基本法》第 24(3)條規定,任何香港永久居民在外地(包括內地)所生的子女,自出娘胎起便動擁有永久居留權,所以他們不用先取得單程證,才能獲得香港永久居留權,終審庭接受這一論調。港府認為終審庭的判決,忽略了《基本法》第 22(4)條的規定,所以提呈人大釋法。

從人大釋法和《基本法》的立法原意來看,某些人一直聲稱中央想在香港「換血」,根本是不成立的,因為中央從一開始制訂《基本法》之時,便不希望香港像無掩雞籠一樣,任由內地居民隨意來港定居,所以才要設立單程證制度。此外,如果中央真的想在香港「換血」,當日人大根本不需要釋法,強調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也必須要先取得單程證才能來港定居。

重申,劉信並不是批評現行的單程證政策,亦無歧視「新移民」的意思。他們法理上有權申請來港,單程證制度則是讓他們有序來港。另一方面,內地居民來港定居,能夠為香港帶來勞動力,亦可減慢香港的人口老化。劉信只是批評泛民主派,這邊廂幫他們,甚至雙非爭取居港權,另一邊又妖魔化單程證政策。此外,他們不敢爭取減少單程證配額,只敢提出不切實際的「奪回單程證審批權」,擺明是欺騙選民支持。

當然,劉信明白有些人反對單程證政策,是因為部份申請者來港之後,有手有腳不去打工,攤大手板食綜援,因而惹來「略奪社會資源」的批評。這是另一個值得討論的重大課題,同時反映了泛民一時一樣,龍門亂搬的問題。可是,如果再寫下去,篇幅便會太長,只好留待下篇再談。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