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淵滄《當年追讀金庸小說的樂趣》

許多人在讀金庸小說,不過,坦白地說,我只讀過了三部金庸小說,是《天龍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記》。讀這三部小說用了好幾年的時間,是每日在報章上追讀當時的連載。讀連載小說的味道特別好,理由是不知道故事的發展,簡單的說,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追故事者。

讀《天龍八部》的時候,我唸中學。至於金庸較早期發表的作品,那時我仍唸小學,語文能力有限。幸好,後期電視連續劇興起,我則在電視連續劇中看了更多金庸作品。不過,印象中不是每一部金庸小說都被拍成電視連續劇,因此仍有數部金庸小說的內容我一無所知。

實際上,金庸很早就封筆了,封筆了四十多年。因此,如果你告訴任何人你曾經追看金庸在報章上的連載小說,說明你至少五十多歲了。

實際上,也只有每天追看連載小說才有味道,現在,在已經知道故事的情況下,實在提不起勁讀小說。看電視劇,除了欣賞小說內容外,也欣賞演員的演技、男女主角的風采。

古人寫小說,可能一輩子只寫一部小說。我就沒聽過曹雪芹除了《紅樓夢》之外還寫過什麼小說。也許,這是因為古人寫小說沒有金錢的回報,寫小說純粹是興趣,為寫作而寫作。

今人寫小說有回報。金庸寫小說更是為了他的《明報》銷量而寫。當年如果沒有金庸小說,也不知道《明報》創刊是否順利。金庸封筆的理由之一,會不會是因為他清楚知道他創辦的《明報》已經站穩陣腳,不需要靠他的小說來吸引讀者?

金庸封筆不寫武俠小說,不等於完全封筆,他依然很熱衷地論政,為《明報》寫社評;不但論政,也參政,參與起草《基本法》。不過,至今我仍然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年來金庸沒有將他寫的社評集合成書?那是數以百萬計的文字!

  • 曾淵滄,曼徹斯特大學管理科學博士,曾任教香港城市大學,中原城市指數創始人之一,著作計五十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