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民進黨很爛,也不可能再選國民黨,怎辦?》

最近到台灣幾天,雖然選舉臨近,到處都是選舉的宣傳海報,電視報刊上也盡是有關選舉的消息和評論,但是朋友之間的談話,政治都沒有成為話題,討論內容有時更刻意繞開選舉議題。

這也不是沒有原因的,有朋友說,選舉、政治就不要說了,省得變成了吵架。有時在計程車上和司機們提到選舉,知道我們是外地人,問起了也不介意說說自己的想法,總的來說,也離不開三點:

一、在家裡已經不說政黨,總吵架。二、選了誰都沒用,「講一套、做零套」。三、民進黨的確很爛,但「整體不可能再選國民黨」。

這些意見可以總結為:

  1. 民主選舉很撕裂,已經沒有討論的空間
  2. 民進黨執政很糟糕,但對國民黨更沒有信心
  3. 所以 2018 年台灣九合一選舉,整體氣氛很泠淡,肯定不會出現翻盤。

對於蔡英文而言,就算民進黨能保持目前的優勢,對她的聲望並無任何幫助,10 月 27 日,民進黨桃園市長鄭文燦競選總部舉行成立大會,蔡英文站台,聲嘶力竭地說「我們這一票,不只是要支持鄭文燦,還要支持桃園的進步」,但是本來的拉票活動,民眾毫不領情,當蔡英文開始致詞、準備為民進黨全力衝票時,台下的民眾卻已經走了大半,只留下一片空空的座椅。

桃園市並不是單一例子,向來支持民進黨的東森電視,毫不客氣地指出每次蔡英文參與選區助選後,當區的民進黨候選人,支持度都不升反降。這是否偶然?

在眾多計程車司機中,其中一位來自高雄的,主動提到了韓國瑜。這位國民黨高雄市長的候選人,也成為了今年台灣選舉的一個非常矚目的人物。司機來到台北打拼,主要原因也是高雄不景氣,他說「民進黨已經在南部主政二十多年,但仍舊沒有起色,也該換換人了」,我提到南部都是民進黨天下,不太可能翻盤吧?

「難説!」

去年 7 月,台中市長林佳龍宣布台中人口超越高雄,成為台灣第二大市,而高雄不論政府或民間都開始正視這個問題。高雄人口老化問題大,當地工作職位性質雷同,而台北薪水高出高雄一萬多,許多年輕人自然也就北上工作,不會想留在高雄領低薪,城市的競爭力當然就持續下滑。相對之下,台中表現更亮麗。

過去十年,高雄人口幾乎沒變化,仍然為 277 萬,2016 年後更是開始下滑,面臨嚴重人口外移問題。台中市 2018 年 7 月人口統計是 279 萬,比高雄還多出 22,575 人。人口成長反映城市的吸引力和動力,從轉變幅度來看,高雄想重回第二大都會困難重重。誰都知道台中是國民黨胡志強打下的基礎,林佳龍得來全不費工夫;高雄情況在蔡英文上台後反而變得更差,以往指責國民黨政府重北輕南的藉口也沒了,高雄人的怨言就更壓不下。

國民黨韓國瑜的手法是民進黨的慣技:強調高雄鄉親給民進黨二十年執政機會,完全不欠民進黨了,如今高雄「又老又窮」,各行各業蕭條,於是其口號就是「告別貧窮、迎向陽光、迎向經濟發展 」,只有經濟優先、不談政治,高雄才有美好未來。

從資歷來看,韓國瑜是早已淡出政壇的藍營老兵,原來也只是想在台北巿長選舉露露面,結果空降來高雄。原來也只準備當炮灰,誰料民進黨在高雄已經成了空心老倌,加上民進黨蒙了心,把韓從最不起眼的角落逼出這個曾和陳水扁對著幹的人物。所以,韓不是素人,卻也算素人,其於選舉的冒起,過程和 2014 年的柯文哲相近,雖然韓國瑜是國民黨人,但空降高雄沒有包袱,而選民之所以支持生面孔、甚至看來老套的臉孔,反映人民想改變藍綠長期把持下的空轉。民心所向非常清楚,大家都對政治上的民粹意識和對抗生態,極度厭煩。韓國瑜以「務實」受歡迎,源由在此。

韓國瑜早有政治經歷,但從來就不是所謂精英,並在離開立法院後為基層服務,所以特別了解民之所苦與庶民語言。他所予人的印像就是誠懇、親民,韓國瑜的成功,與國民黨的支持並無關係,他在國民黨的宮廷政治裡是難有出路的,但在厭倦了黨派鬥爭的選民眼中,就是有平民魅力。

雖然民進黨曾以數據回應,指 2016、2017 年,高雄市的營利事業銷售額成長率都是六都第一,連續兩年成長率最高,整體失業率及青年失業率下降,高雄的失業率從八年前的 5.8% 降到今年上半年的 3.7%。但是高雄長久存在舉債過高的問題、就業環境和條件、交通品質、環境問題、基建設施等,都遠遠落後。高雄市如何發展經濟、留住人才、降低債務壓力,都不是長於口號、怯於實務的民進黨所能解決的。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