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擲臭魚三文治的上訴》

吳文遠向梁振英擲三文治誤中副車案,今天上訴,聽審上訴的邱智立法官聽畢理據,押後裁決。擲蛋、擲杯和擲三文治,三案結果不同,擲蛋和擲三文治性質和判刑相同,只是吳文遠準繩不足,不中谷的,擊中保鏢,屬於「惡意轉移」(transferred malice),所犯的是普通襲擊罪的「毆打」(battery),不能引用黃毓民案的判決作依據。《明報》即時新聞有此報導: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於前年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向時任特首梁振英擲「臭魚」三文治,梁彎腰避過,三文治擊中其背後的警方總督察。吳被裁定一項普通襲擊罪罪成,判囚三周,今高院處理其定罪和刑期上訴。代表吳的大律師指出,吳「真誠誤會」梁振英的眼神,以為他會接住三文治,惟原審裁判官在沒有證據下裁定梁不知情,犯下混淆控罪元素的錯誤。

欲知後事如何,當然要等邱官頒佈判詞。我就一向都愛作賽前預測的:定罪上訴必定駁回。

眼神誤會,這論據十分有趣,講到像華山論劍切磋印證武功一樣,看招!招架不住,着了道兒,與人無尤。

梁振英在華山之巔嗎?抑或是成龍的武打,怎樣對拆、按着預先的設計?然則黑社會劈友也要看仇家的眼神了。

大鑼大鼓事先張揚去擲三文治,Mens rea proven,是折子戲,不是臨時爆肚的橋段。

至於量刑,尚可酙酌,要看邱官會否 Temper justice with mercy,畢竟三文治不像有硬殼的雞蛋,殺傷力較小。這些量刑本身是沒有準則的,一般人就算撤銷控罪簽保守行為也不為過。梁天琦單挑《大公報》記者,也是以撤銷控罪簽保守行為方式處理。

不過,吳文遠自始至終都是抗辯到底,求仁得仁,自討的結果。

原來我去年為此案也寫過兩篇:《三文治惹的官非》《掟三文治案的永久終止聆訊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