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李柱銘,太傻太天真》

筆名金庸的作家查良鏞先生於星期二病逝,他的離去是香港的重大損失,不少人都不分派別的悼念。其中,曾經與查先生在基本法草委會共事的李柱銘,就提到事後回想起當年的「雙查方案」,覺得查先生提出的這個方案其實非常有智慧,如果當年接納的話,香港可能現時已經有普選。

要講「雙查方案」,就一定要提當時的背景。在 1986 年,社會正就香港回歸後的政制方案爭議激烈,當時查先生是草委會的政制小組召集人,負責統籌這方面工作,以及跟社會各界聯繫,同時擔當香港與中方的橋樑。八十年代,民主派召開「高山大會」,商討未來的民主運動方向,最終令「一九零人政制方案」成形,方案要求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及 1997 年至少有半數立法會議席由直選產生,逐步走向全面普選。另一邊廂,香港工商界代表,包括當時獲邀加入諮委和草委的人士,共同提出了「八十九人方案」,建議 1997 年後的行政長官由一個六百人的選舉團選出,同時這選舉團亦可以選出四分之一立法會議員,而立法會需要有一半議席經功能團體選舉產生,另外四分之一則由直選產生。「雙查方案」最重要的,就是協調了進步與保守的兩個方案,在政制步伐中間落墨,令雙方最終均有下台階同意往後的政制發展安排。

「雙查方案」細節雖然保守,但有一項安排卻是前所未有的,就是在第三任行政長官任內(即 2007 年至 2012 年),進行一次全體選民投票,決定第四任行政長官應否由普選產生,以及第五屆以後的立法會應否進行全面直選。後來在六四之後,這項安排改為將普選時間表和承諾寫進《基本法》條文當中,變成由北京主導的普選安排。

當然,假如一切如「馬丁」李柱銘所言,「雙查方案」獲得全面落實的話,其實對香港長遠政制發展而言也不差,怎都比現在好。可是,按民主派一貫的邏輯,中共在政制發展的承諾多不兌現,那「雙查方案」又怎會獲到全面落實?更何況,假如當年民主派全面支持「雙查方案」的話,那「雙查方案」還會成事嗎?「馬丁」到今天仍對「雙查方案」有幻想,豈非太傻太天真?

雖然「死者為大」,但也不用緬懷一個前人到這樣的地步吧。

  • 蔣彥亮,線報博客。